第十四章 良师

银屏看着银钿喋喋不休的样子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我说的都是真话!姐姐莫要笑我。”银钿有些生气道。

银屏点点头,“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话。”

银钿听着就不乐意了,小嘴噘的高高的,“那姐姐怎么还笑。”

银屏不假思索道:“笑你傻呗。”

银钿完全不想说话。她已经查不过来今日自己这是第几次被银屏说成傻子了,再说下去她都要相信自己真是个傻的了。

银屏敛了笑意,开口问道:“先夫人身边丫鬟那么多,若是你真如你自己所说的这般一无是处,先夫人为何单单指了你到小姐身边伺候?我瞧着银环和银缀也挺伶俐的。”

银钿被问住了,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银屏看着一脸傻气的银钿,差点没忍住又翻个白眼。

银屏点点银钿光洁的额头道:“当然是因为你比她们俩好才会被指到小姐身边了。”

“我比她们俩好吗?”银钿有点懵。

银屏扶额,“要说脑子嘛,你肯定是赶不上她们俩。要说能力呢,可能也比她俩差一点。”

银钿垂头丧气的说道:“合着我还是哪都赶不上别人。”

银屏正色道:“错了。我敢说若是有朝一日小姐需要人去替她卖命,你绝对会义无反顾的去,可她们俩却不一定。”www.qxngu.com 菠萝小说网

“咱们都是先夫人从杨府带来的家生子,小姐对我们也是多有照拂,为小姐赴汤蹈火难道不是天经地义?”银钿说着抬眼看向银屏。

银屏敲了敲石桌,“你看,虽然你觉得为小姐卖命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理所当然,但是旁人却不一定能有你这份心。”

“当不得姐姐夸赞。有这份心的人不止我自己,给小姐添了许多麻烦的却只有我一个。”银钿神色恹恹的垂下头。

银屏却是不赞成地道:“谁能没点小毛病呢?你既已知晓自己有不足之处,改就是了。”

“我又何尝不想改呢,只是我脑子笨,不大清楚该如何做。”银钿听了这话却没有多少喜悦,还是苦着一张脸。

“你觉得你自己现在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呢?”银屏双手撑着下巴看着银钿。

银钿面色讪讪然,“我想应该是口无遮拦吧。因着我说错话,小姐教训过我好多次。”

“还不算太傻嘛。”银屏目光里带着些许调侃道:“既然你知道自己总说错话,又不知道如何把话说得恰到好处,那现下你就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

“什么办法?”银钿坐直了身子,眸子瞬间亮了起来。

银屏无视银钿热切的小眼神,不急不缓道:“当然是少说话了!少说少错,多说多错,这道理多浅显啊。”

银钿听了却是一副没把握的样子,“啊?这样成吗?要是整日里都没几句话,旁人会不会觉得我太冷淡了啊。”

银屏嗤道:“你管旁人怎么看?你要伺候的是小姐,又不是旁人。再说了,冷淡点有什么不好,尤其你还是个毛糙的性子,旁人与你说三句话的工夫把你老底都抖清了。你要是冷着脸,话少些,兴许还能让人捉摸不透呢。”

银钿想了想,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,咬咬牙道:“好!我试试!为了将来能帮上小姐,别说是少说话,就是少吃饭也没什么难的!”

银屏打趣道:“那可说不准,要是让你少吃饭,没准你就真要弃小姐于不顾了。”

“我才不会呢!”银钿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银屏没理银钿,自顾自的站起身开口道:“好了,时候不早了,我得去厨房那边了。你赶紧把剩下这些点心吃完,不许浪费我的月钱!”

银钿低下头,看着碟子里的玉露团,不知为何鼻子一酸。

银钿红着眼圈道:“银屏姐姐,你人真好。”

“是吗?我哪里好?”银屏眨眨眼。

“就是好。我这么笨姐姐也没有嫌弃我,还教了我这么多东西,姐姐你真的很温柔。”银钿说着揉了揉发红的眼睛。

“温柔?”银屏脑子里闪过小时候自己把堂兄打上树的画面,干咳了两声,“别说什么好不好的了,只要你能与我一同照顾好小姐,我便别无所求了。”

“姐姐放心,我定会照顾好小姐。”银钿望向银屏,眼里的软弱尽数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坚决。

将银钿的变化尽收眼底,银屏嘴角扬起,转身出了汀兰院的院门。

人都是会变的呀。

只是缺少一个契机而已。

静文堂里,周先生已经点了三次罗文谦的名字了。

于是罗文谦第三次站起来向周先生道歉,“学生惭愧,请先生责罚。”

周桦放下书卷,看向心神不宁的罗文谦。

周桦是罗泓的同窗好友,此人虽是进士出身,却不喜朝堂上各种条条框框,所以并没有入仕。他本人更加向往风花雪月的浪漫生活,性格比旁人更为通透豁达。

用罗泓的话来说,周桦才华横溢,却不着边际。

见罗文谦心不在焉,周桦不但没有动怒,反而坐下来与他交谈起来。

“文谦今日可是有心事?”周桦状似随意地开口道。

早上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,罗文谦脸色顿时白了几分。

周桦见状,拿起手中的折扇敲了敲桌面,“是家事?”

罗文谦的心思骤然被点破,脸上浮上一抹尴尬,“先生英明。”

周桦爽朗一笑道:“无关英明或是愚昧,只是这世间男子的烦恼多半是源于‘家事’、‘情事’、‘国事’。你年龄尚小,又未曾科考,这后两者自然是与你无关了。”

罗文谦心中憋闷,见周桦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,便把心事如同竹筒倒豆子似的都对周桦说了。

周桦静静地听着罗文谦倾诉心事,也不插嘴,甚至还给他倒了杯茶水。

待到罗文谦将满腹苦水倒的差不多的时候,周桦才打断他道:“歇一歇,先用些茶水。”

罗文谦把烦心事都说出去之后,觉得一直以来郁结在胸口那团浊气都不见了,心情也变好了许多。

长舒一口气,罗文谦开口道:“多谢先生肯倾听学生心中忧思。”说罢端起茶水一饮而尽,说了这么多话他确实喉咙干涩。

周桦却道:“其实你方才所说的这些,都不应成为你的‘忧思’。”

“是学生浅薄了。”罗文谦摸了摸鼻子。

周桦摇摇头,“大丈夫心怀四海,所忧所思应是庙堂权术、黎民社稷,怎能为后宅之事所扰?”

罗文谦还是一脸忧虑,“先生说的学生都明白。可学生此举忤逆了母亲,岂不是成了那不孝不悌之人?”

周桦没回答他,而是又抛出另一个问题,“若是某天,你母亲要你去杀人放火,你去是不去?”

罗文谦大惊失色道:“我母亲断然不会做这种事!”

“我只问你去或是不去。”周桦的语气如同夏夜里的月光一般宁静平淡。

罗文谦闻言垂下头,“孝亦有道,方为孝道。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学生定然不会做。”

周桦笑笑,“这便是了。你母亲身为主母,抚养子女是首要重任。欺凌原配嫡女、妄图侵夺私财,如此背德之事,与杀人越货相比,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。”

罗文谦听了这番话,沉默良久后才沙哑开口道:“学生受教。只是学生虽已知晓母亲行事不妥,却束手无策,实在心中有愧。”

周桦看着面容稚嫩的罗文谦,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他这个学生天资聪颖,治学勤奋刻苦,偏偏家宅不宁,嫡母帮不上他的忙也就罢了,反倒还给孩子拖后腿。

如此看来,他这个先生需要教给他的东西还要再多些才行。

思及此处,周桦又发出一问。

“文谦,若是日后你科举及第,立于朝堂,你的上司贪赃枉法,藐视王权,甚至还勒令你搜刮民脂民膏,与他同流合污。你若是反抗,便会被削官罢职,甚至遭受陷害,锒铛入狱。你当如何?”

罗文谦眉头紧皱,思索了半天后开口答道:“学生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。”

“你小小年纪,能有这份觉悟,实属难得。不愧为罗家子女,你父亲定会以你为傲。”周桦由衷地称赞着。

罗文谦面色泛红,不好意思地垂下了小脑袋。

“不过仅有玉碎之决心,却是远远不够的。刀俎在前,你就真的甘为鱼肉,任人宰割?”周桦给自己斟了一杯茶,喝了一口慢悠悠的道:“即便是碎,也要碎的有价值。”

罗文谦一愣,并没明白先生话中含义。

犹豫了片刻,罗文谦拱手道:“请先生赐教。”

“若是为师被这样一个草菅人命的上司为难,为师有两条路可选。其一,将此人罪证送与其他阵营,投诚以寻求庇护。其二,将此事报与官职更高的清流大员,假他人之手以除其害。”周桦放下茶盏,看向罗文谦。

罗文谦恍然大悟,“先生深谋远虑,学生佩服。只是先生所说的这些与学生的家事……有何关联吗?”

周桦看着一脸正经的罗文谦,开口笑道:“其实方才为师所说的有关朝堂的那番言论,全都是无稽之谈。为师又没有入仕,对朝堂那些阴谋权术知之甚少,那些事你父亲可比为师清楚多了。”

罗文谦看着自己不着调的先生又是一阵无语。

推荐阅读:

千佛 万界之交易系统 闪婚急诊,唐医生! 田园小娇娘 不要找我谈恋爱 朕和群臣穿现代 无尽星语 青涩的相遇 三梓晴用户10991359 末世囤货,我有大米满空间 全职法师:快乐风男竟是我自己 谁能想到我是男神的所有物 而后有夏[公路文] 傲娇星妈:调教男神当奶爸 农门团宠:娇娇娘子山野汉洪睿 我家老公很腹黑 从向往的开始制霸娱乐 天道囧途 末世之聂愔 我有万界聊天群 最强之军火商人 尸虐 美漫:软饭硬吃,变种人学院开始 NBA:开局加强版文班亚马 我家忠犬男友力max 苍灵天下 神兽王座 钢铁先驱马努克贝鲁特 生死轮回诀 李钦李勣 两界山门 泡妞系统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