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算计

今天值夜的人是银屏,正在外间打着瞌睡,听见内室的动静揉了揉眼睛,开口问道:“小姐可是要出恭?”

罗信芳笑道:“我晚膳用的少了,现在饿得慌。”

“奴婢这就去让厨房给您下碗面。”银屏赶忙起身。

罗信芳走到桌案前坐下,吩咐道:“不必了,取些点心来吧。”

银屏应声去了小厨房。

桌案上铺着宣纸,一旁是一叠她抄好的女训。

银屏脚步匆匆地回来了,将一碟甜雪摆在她面前,“小姐,这是小厨房灶上预备着的,您垫垫肚子。”

罗信芳捏了一块送入口中,这点心还是温热的。

“怎的这次点心热得这般快?”罗信芳有些疑惑地看向银屏。

银屏回道:“原是没这么快的,这是奴婢交代厨房值夜的人在灶上热着的。若是小姐醒了想用点心,随时都能用一些。”

甜雪入口即化,唇齿留香,是罗信芳最喜欢的小点。

罗信芳又用了一块,拿起帕子擦了擦手道:“也不用每日都热着点心,到底是麻烦了些,我也不常起夜。”

银屏笑道:“还真不是每日都热在灶上的。只是今日奴婢见小姐晚膳用的实在少了些,就让厨房的人备上了。”

罗信芳赞道:“你倒是心细如发。”

“这是奴婢应尽的本分。”银屏恭敬地回道。www.qxngu.com 菠萝小说网

罗信芳看着稳重踏实的银屏,就想到了冒冒失失的银钿。

银屏见自家小姐似是有心事,便试探着问道:“小姐可是在想银钿的事?”

银钿回去时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似的,小姐晚膳也没用几口,这些她都看在眼里。

罗信芳不语,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“小姐不必过于忧虑,银钿年岁到底还是小了些,少了些点拨。奴婢明日会寻个机会同她好好说一说的。”银屏一面说一面帮罗信芳拢了拢衣服。

“若是一个两个的都如你这般省心就好了。”罗信芳叹了口气。

银屏收了碟子,笑道:“承蒙先夫人看得起奴婢,才有奴婢的今天。”

银屏是杨怀薇放在身边亲手教出来的,本就是打算给罗信芳做大丫鬟的。只是最初杨怀薇定下的第二个人选并不是银钿,而是银穗。

银穗与银屏一个伶俐,一个稳重,两人都是杨怀薇千挑万选出来的,本应成为罗信芳的左膀右臂。只是世间之事如同白云苍狗,瞬息万变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

罗信芳四岁那年夏天,火伞高张,酷热难耐,整整一个月连个雨滴都没见到,黎民百姓叫苦不迭。就连宫里天天用着冰盆的娘娘们也被这鬼天气热的心烦意乱,争宠的心思都淡了许多。

眼看着地里的庄稼就要旱死,一场大霖姗姗来迟。

像这样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,娇弱些的小孩子身体是承受不住的。

所以这场为所有人带来欢喜的大雨,却为罗信芳带来了一场高热。

这病来的太急,把罗信芳身边伺候的人忙得团团转。

银穗冒着大雨去厨房催药,去的路上太急,在经过池塘边的石子小路时踩到了鹅卵石,重重地滑了一跤,一个寸劲儿上来竟是摔断了手。

后来罗信芳的高热是退了,银穗的手却是好不了了。

杨怀薇没办法,只好为银穗许了一户好人家,再重新为罗信芳挑选大丫鬟。挑来挑去,杨怀薇挑中了年龄尚小,却憨厚耿直的银钿。

刘妈妈却觉得银钿忠实有余,伶俐不足,还向杨怀薇提过要不要重新选一个人放在小姐身边。

杨怀薇却道:“日后淳儿嫁了人,姑爷身边总要有个自己人才不至于束手束脚的。我看银钿这样的性子再合适不过了。至于其他的一些东西,还有时间,慢慢教就是了。”

刘妈妈顿觉杨怀薇此举英明。

只是老天爷惯是会戏弄人的。

这之后才过了一年,金銮殿早朝,一众群臣就兴修水利一事正吵的不可开交时,正值壮年的先帝毫无预兆地一头从龙椅上栽了下去。

满殿的文武大臣登时乱成一锅粥,最后是年仅十三岁的太子殿下稳住了局面。

待到太医令哆哆嗦嗦地给出了陛下身患不治之症,只能调养,不能根治的诊断后,京中不知多少权贵大臣都食不下咽了。

皇上一病,不少人的心思都活泛了起来。

好在太子殿下是正宫皇后所出的嫡长子,根基又稳,有心之人纵是生出了不该有的念想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。皇室中有些小打小闹纵是避免不了,却也没闹出什么手足相残的丑事来,先帝的晚节算是保住了。

其后太子萧烨监国,除却太子胞弟康王萧煜之外,其余皇子一律外封。

局势已定,朝臣们也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。既然太子登基只是时间问题,有些事就他们就不得不提前考虑了。

只是先帝毕竟还未仙去,有些事情做的太明显反而不美,于是林皇后在太子殿下十七岁选妃时,只为太子殿下选了一名正妃,一名侧妃。不慕权柄的架势做了个十成十,先帝被哄得开开心心,拖着病体又多熬了好几年,硬是熬到太子殿下二十二岁时才驾崩。

太子登基那年,罗信芳十四岁。

那时她还不知道,当家主母这个名讳,此生注定与她无缘了。

思及此处,罗信芳眸光又暗了几分。

“小姐,夜里凉,奴婢扶您回榻上休息,银钿的事您放心交给奴婢就成。”银屏怕罗信芳不放心,又做了个保证。

罗信芳此时也来了睡意,打了个哈欠,让银屏服侍着歇下了。

翌日卯时,天刚蒙蒙亮,罗信芳便起了身。

收拾妥当后,罗信芳传了早膳。可能是昨天夜里着实饿着了,今日早膳她比平时还多用了一碗粥。

银屏看着就松了口气。

用完了早膳,罗信芳坐到书案前继续抄《女训》。如今她被父亲罚了禁足,也不用去向罗夫人请安了,她倒觉得更省事。

正院的那位就不这么想了。

听说罗信芳被老爷罚了,罗夫人心里是从未有过的畅快,仿佛清晨檐下的鸟雀叫声都更悦耳了些。

这罗信芳平日里眼睛长在头顶上,傲得跟只孔雀似的,如今被老爷狠狠训斥了一顿,还禁了足,真是让她出了好大一口恶气。

罗夫人心情好到了极点。

杜妈妈见了忍不住出声提醒道:“夫人,咱们院子里私下讨个开心也就算了,可不能让老爷看见了,不然老爷少不得又要恼了夫人。”

罗夫人听了却是不以为然,“杜妈妈多虑了。咱们家那位大小姐惹了老爷不快,又是被训斥又是被禁足的,如今老爷哪有那些个心思去维护她。”语罢心情甚好地捡了一颗葡萄吃。

杜妈妈被罗夫人的话一噎,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心里暗自想着,夫人如今正在兴头上,她说太多的话反倒惹人生厌。等夫人这股劲淡下去再说吧。

罗夫人却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一拍大腿道:“杜妈妈你倒是提醒我了,现下正是好机会啊!”

杜妈妈一愣,心里暗叫不好,“夫人说的是什么机会?”

罗夫人笑逐颜开地道:“自然是让汀兰院那个搅家精拿钱的好机会啊!我这就去找老爷商量去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。”说完用帕子擦了擦手,意欲起身。

杜妈妈闻言却是一身冷汗,紧忙拦了罗夫人,“夫人莫急,一会少爷就该来给您请安了,等见完了少爷您再去找老爷也不迟啊!”

想到罗文谦,罗夫人面上笑意又多了几分。

“杜妈妈说的是。还好杜妈妈拦了我,带着少爷一同去,老爷肯定能同意。我这是乐昏了头了。”语罢懒洋洋地歪在贵妃椅上。

杜妈妈低头没吭声,心里却暗自祈祷着少爷来了可一定要拦住夫人,千万别让夫人去找老爷。

这么些年,老爷为何厌了夫人,夫人身边的这些个丫鬟婆子心里都像明镜似的。

还不是因为夫人总惦记大小姐的东西!

偏偏夫人自己就是拎不清。丫鬟们又怕被夫人迁怒,一个个都装作不知道。只有她自己偶尔跟夫人提两句。

杜妈妈是罗夫人的乳娘,罗夫人出嫁又跟着做了陪房,她比谁都了解罗夫人的脾性。

自家夫人自小到大就是个不开窍的。金玉良言到她这就成了胡言乱语,认准了一个事哪怕错了也就是不改,不见棺材根本就不掉泪。

知府夫人原本打的是让女儿低嫁的主意,这样一来即使女儿出嫁后问题多多,夫家顾忌着娘家势大,也不能把自家女儿怎么样。

没成想知府大人为了自己的仕途竟然用尽手段搭上了罗老爷,知府夫人也拦不住,愁的白发都生了几根。

想到夫人那个性子,杜妈妈真是有口难言。

杜妈妈正想着,外边一个小丫鬟进来通禀道:“夫人,少爷来了。”

罗夫人坐直了身子,有几分激动,“快叫少爷进来。”

正院的帘子一动,罗文谦走了进来。

“娘。”罗文谦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。

罗夫人见了儿子,更是高兴的忘乎所以,赶忙让儿子坐了。

还没等罗文谦坐稳,罗夫人就迫不及待的开口道:“我儿,你的大际遇就要来了。你可知汀兰院的那个被禁足了?”

罗文谦听了这话就是一阵头疼。

推荐阅读:

魔宠天下 契约甜妻心尖宠 谋断三国 在这修真盛行的时代 不死剑体诀 佩剑大厨 卧底一生:开局女儿判我死刑 昏暗的路灯之夜光碑 皇族全员读我心后,要把男主噶了栖喵 寒门医女有空间 鬼王在此 摄政王宠妻手册 斗罗之天蝎 我携手位面超市和国家搞发展落日融金 开局挥剑亿万次,我斩神震惊全校不吃白菜 悟性逆天,末日降临前练武成人仙 凡神物语 全民:超返投放师,国家乐疯了! 逝水情 嫡女崛起,毒妃不好惹 纵横九重天 冲喜医娘 极品小农 袁茹钰燕平 网游之全职士兵 腹黑魔帝和清冷仙子换身后 美食世界里的无敌神厨 开局皇帝:我的祖先都是穿越的? 田园福妃 天降乾坤 第九神祖 终点的我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