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百花宴(二)

正思量间几声娇笑隐隐约约飘到耳边,罗信芳抬眼望去,竟是已经到了观锦园了。入眼之处佳丽如云,妩媚妖娆的有之,淡若秋菊的有之,倒是让这满园的春色都黯淡了几分。

刚刚踏进观锦园,一个丫鬟拿着托盘迎了上来,“这位小姐,这是您的团扇。”说罢将一把样式精巧的团扇递到罗信芳的手上。

罗信芳正觉着奇怪,又见园内的每位小姐手上都有这样一把团扇。

丫鬟见状笑着解释,“这是朝阳长公主给各位小姐准备的赠礼。百花宴摆在园中的桃花林,小姐可以先四处逛逛。”说罢拿着托盘退了下去,托盘里果然还有几把这样的团扇。

罗信芳拿起团扇仔细端详起来,只见扇面上绣着一位正在抚琴的端庄女子,这扇子的设计者倒是别具匠心。

正端详着,一个甜美的声音倏然在耳畔响起,“呀,这位姐姐的团扇更是精巧些,比我的要好看呢。”

罗信芳闻声侧身看去,说话的人是一位楚楚可人的绿裙女子,明眸皓齿,巧笑盈盈,言语间带着几分娇憨之气,只是听了声音就让人心生好感。

罗信芳对她略施一礼,“过奖了。这位妹妹的团扇式样也很别致。”www.qxngu.com 菠萝小说网

绿裙女子还了礼,又开口道:“方才见这位姐姐的团扇心里喜欢,一时失礼了。家父林太师,我闺名惜芷。这位姐姐不嫌弃的话可以唤我一声芷儿妹妹。”

罗信芳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原来这就是太后的侄女,皇上的表妹。还以为会是个沉稳的性子,没想到跟想象中却是大有出入。

罗信芳微微一笑道:“原来是林小姐。我闺名信芳,家父罗尚书。早就听说林小姐琴技不凡,还等着百花宴上一睹真容,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先碰上了,当真是缘分。”

林惜芷闻言面颊飞上一缕红色,“哪里,罗姐姐谬赞了。”

罗信芳看着就更吃惊了,居然还是个容易害羞的。心下觉着有趣,开口道:“这团扇是朝阳长公主的赠礼,我也不方便借花献佛,不过既然林小姐这般喜欢,不如我们换一下吧?”语罢向林惜芷眨眨眼,模样添了几分俏皮。

林惜芷听着更是欢喜,娇笑道:“那就谢谢罗姐姐割爱了。罗姐姐不必喊我林小姐,听着怪生分的。叫我芷儿妹妹就好。我也叫你芳姐姐可好?”说罢与罗信芳交换了团扇。

罗信芳从善如流,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说罢又端详了一下交换而来的团扇:“这把团扇也是别致得紧。”

扇上也是绣着一名女子,但是这名女子不是在抚琴,而是在树下作画。

林惜芷咯咯笑道:“朝阳长公主赐的,肯定不是凡品。”语罢指了不远处一丛开的正好的牡丹,“机会难得,我们去赏花吧!”没等罗信芳回话,迫不及待的挽了她就走。

这林惜芷还是个爱玩的。

罗信芳笑笑,便随着她的意,向牡丹丛走去。

“快看!这是酒醉杨妃。我最喜欢了。”林惜芷低头嗅着一朵紫红色的牡丹,“芳姐姐最喜欢哪个?”

罗信芳摇摇头,“家父不喜花草,我对牡丹也是所知甚少,最多也只是能认出来免得贻笑大方罢了。”

林惜芷眼底闪过一丝失望,“那真是可惜。”转念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兴致勃勃地拉了罗信芳道:“那我可以教你认呀!”说完便抬起手中的团扇指着各色牡丹喋喋不休,“这个是姚黄,那个是魏紫,这边这个是金丝贯顶,我也很喜欢!”

罗信芳看着林惜芷一派天真的样子,不觉有些失笑。没想到林家居然养出来这样一个女儿,林太师真的放心让林惜芷进宫吗?

想到林家既是太后母家,林惜芷进了宫太后自会多多照拂。她与林惜芷不过一面之缘而已,自己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。便收了心思,认真地跟着林惜芷学起认牡丹花来。

两人品鉴牡丹兴致正浓时,却听见花丛另一侧隐隐约约传来女子的抽泣声。

罗信芳与林惜芷齐齐止住话头,两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好奇。

林惜芷一把拉过罗信芳道:“走,我们过去看看!”

罗信芳扶额。好奇归好奇,这个热闹她着实不想凑,毕竟百花宴这种场合,还是不要多事的好。

不过被林惜芷这样强拉着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去了。

到时候随机应变吧。

拐过牡丹花丛是一条石子路,石子路的尽头是一处小凉亭。离得老远就看到一个粉色的身影拿着帕子掩面抽泣。

粉衣女子面前三三两两的站着几个人,为首的橙衣女子一脸傲慢地打量着正在抽泣的女子,目光里赤裸裸的鄙夷之色像是要把面前人射穿一样。而旁边的几个人或是低头不语,或是满脸戏谑,看起来竟没有一个人是打算上前劝阻的。

罗信芳心里也能猜到八九分。

在百花宴里还能如此张扬的,估计就只有魏家的那位小姐了。

此时身边的林惜芷也停下了脚步,眉间露出一抹厌恶之色,“又是她。”转头对罗信芳说:“看见那个穿橙色的人没有?那是辅国将军魏家的小姐。”

说罢又撇了撇嘴,“每次只要宴会上闹出点什么动静来,一准是她。”

罗信芳好奇道:“芷儿妹妹认识她?”

林惜芷冷哼一声,“我可不认识这种人,原本出门的机会就不多,但凡遇上这位,什么好气氛都给你搅得乌烟瘴气,当真是烦得很。”

林惜芷看了一眼凉亭的方向,压低声音对罗信芳道:“芳姐姐不知道吧,这个魏小姐幼时曾经把上门拜访的客人打了,那客人还是魏将军亲信的独子。”

罗信芳闻言有些惊讶。

这事她还真的没听说过。新帝登基,朝中动荡,又逢先帝崩逝三年国丧,天子脚下的世家大族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举办宴会。即便是去寻常交好的府上走动,那都是罗夫人自己去应酬,因此她对这些八卦知之甚少。

不过既然这种事情能传出来,想必魏将军亲信家的独子伤的不轻吧。

“这倒是头一次听说。这魏小姐当真是将门虎女,颇有乃父之风。”罗信芳眼里带着几分揶揄之色。

林惜芷闻言也笑道:“是啊,难得一见的‘真性情’”。”

说完了话,林惜芷也没继续往前走,而是观赏起一旁的君子兰来,显然是没有蹚浑水的打算。

罗信芳见了便想着找个由头开口,她们两人好离开这是非之地。一抬头见林惜芷虽是面对着君子兰,眼角余光却频频飘向凉亭那边。

罗信芳又是一阵无语,走也不能走,只好陪着林惜芷对着一丛君子兰望眼欲穿。

这时凉亭那边的声音也愈来愈大,谈话声传到了假意赏花的两人耳中。

“我是真没想到,如今这百花宴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参加了。”有些刻薄的声音响起,“区区从五品的破落户,真不知道是沾了谁的光巴巴的把女儿送过来呢。这是仕途不顺,打算另辟蹊径了?”

旁边跟着的女子闻言都低声笑起来。

罗信芳听了却是眉头轻蹩。

这是她自打出生以来听到的最难听的话了。她平日里足不出户,外边那些粗言粗语自是听不到的。杨氏又把她身边的下人调教的很好,甚少有人说闲话。

这魏清双也算是大家闺秀了吧?怎的就能说出这种有损礼节的话来?

魏清双的声音有些尖,入耳有一种铁丝刮在铁板上的感觉,听着难受的紧。偏偏这人说话又不紧不慢的,听着就有一种市井泼妇诵读诗书的不协调感。

那边魏清双似是还觉不够,上前两步走到粉衣女子面前,拔下了女子头上唯一一根玉簪,嗤笑道:“这簪子看起来倒是不错嘛……”

粉衣女子一头青丝如瀑,披散下来。看着魏清双手中的玉簪,她几乎羞愤欲死,声音里带着几分哭腔颤抖着控诉着:“你……你太过分了……”

魏清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玉指一松,那玉簪便掉在石子路上,摔成了几截。

“呦,还真是对不住了,手滑。”魏清双语气轻快地掸了掸衣袖道:“待到回府我便命下人送十根一样的玉簪到贵府,就当做是赔礼了。”

魏清双抬眼看着面前披头散发的女子,对自己的“杰作”似是十分满意。

罗信芳怒火中烧。她何曾见过这种事?

在她眼中,即便是下人,也不能肆意出言侮辱,更何况能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官家小姐,她魏清双凭什么如此?就凭自己有个辅国将军的爹?

思及此处,罗信芳神色一凛,向凉亭的方向走去。

林惜芷见状赶忙拉住她,对她摇了摇头。

罗信芳拍了拍林惜芷的手,示意自己有分寸。

林惜芷愕然间,罗信芳已经向几人走了过去。

到了几人面前,罗信芳笑着开口,“不知几位是谁家府上的小姐?朝阳长公主眼看着就要到了,几位再不去迎接就来不及了。”语罢又佯装惊讶地瞥了一眼脸色涨红的粉衣女子,“咦?这是怎么了?”

这时林惜芷也赶过来挽着罗信芳,附和道:“是呀是呀,芳姐姐,我们也快去吧,要来不及了。”

推荐阅读:

少年闯花都 小皇帝今天也在被九千岁宠 薄情 秦向河胡椒不吃花 偏偏嫁给了死对头 问道仙葫 王牌校草专属拽丫头 万界藏宝图 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叶麟 年代锦鲤文的炮灰大嫂重生了 伐天记 翻手成天 逍遥魔尊异界游 天武王 北凉无能酒鬼,可曾听闻酒剑仙? 黎明之剑:番外 神奇宝贝之大地的巨人 华裳 玄幻:悟性逆天,开局推演混沌体 我能收取正能量 顶级Alpha穿书来宠我 我,罗疯子,加入群聊! 我就一挖矿的,怎么成军火商了? 我在异界召唤英灵 家族修仙:从海洋开始 命运系统之精灵圣女 大宋高手在都市 果园被哄抢,忘说了那是鬼神供品 娱乐:八岁小道士,被热芭捡回家 重生之草根大亨 我家狗子有妖帝之资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