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会长君锁

马建国走了。

第二天一早,带着两个后生加上两具尸体一起走的。

临走的时候,马建国让两个后生先上车,自己和送行的宋明一行人告别。“这一趟辛苦你们了。”宋明双手握住马建国的手,不断摇晃着。马建国笑了笑,说:“我们也算大获丰收,谈不上辛苦。倒是你们,今后估计不能安宁了。”宋明知道马建国说的是“逢魔时刻”的问题,苦笑着点了点头。“我们的纪律摆在这,我很想帮帮你们,但是真的不能多说什么,”马建国拍了拍宋明肩膀,后者说声理解,“但是呢,我这两个徒弟也把学的那点东西基本都吐出来了,应该够你们用了。”宋明脸色一僵,打了个哈哈。

马建国又拍了拍宋明的肩膀,悄悄说了声“但是我什么也不知道”。宋明心里不由佩服,国安的人果然没有省油的灯,看着老马像个死板的研究人员,但自己的这些心思早被看的一清二楚。等他和老唐陈恪也告过别,看到了旁边无所事事的原枭。马建国走过去,伸出手,说:“握个手吧,原枭,下一次见,也不知道要多久以后了。”“你个坐实验室的,别跟我装什么生离死别成吗?”原枭嘴上嘲讽,还是伸出了手。“你的工作危险性比我们大的多,但是得到的远远比不上失去的。有没有兴趣,来我们局里,当个正式工,福利待遇大大的好。”马建国也不避讳其他人,直接开始招揽。

旁边的陈恪这个羡慕啊,不过倒也没什么意见,原枭实力摆在那,换自己也要招揽。原枭表情都没动,生硬的“呵呵”了一声,说:“一把年纪了,还这么多想法。我要的,你们给不了我,赶紧上路吧您。”原枭直接下了逐客令。马建国倒也不意外是这个结果,哈哈大笑了两声,扭头就上车了。坐上车的马建国脸色一凛,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没等响几声,电话接通,传来了一个深沉磁性的男声:“说。”马建国整理了一下思绪,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,声音洪亮地回答:“报告长官,我好像遇到了,一个您的熟人......”

看着烟尘消逝,一行人开始往警局溜达。“对了,原枭,”陈恪想起了很重要的事,“你那个报刊亭基本上是完工了,招牌也做好了,有时间咱俩去取牌子去啊。”原枭很惊喜,终于,自己有报刊亭了?连忙应下来,说现在就去,正好去批发点书和杂志。宋明看着兴奋异常的原枭,说:“得了,原枭,你直接和陈恪开着局里的车去吧。等那些杂事都处理完了,再回局里把昨晚的事做个笔录就行。”原枭抱拳说声谢谢,坐着陈恪开的其中一辆警车就出发了,宋明和老唐坐另一辆直接回警局。

刚回到警局,就接到了唐铮的秘书打来的电话。秘书姓许,年纪三十多岁,宋明接起电话:“许秘书,你好,我是宋明。”“宋队,你好,是这样的,我家领导让我问下,圣诞夜那件案子,还有城乡结合部的修缮,都怎么样了。”电话那头的许秘书非常客气。“已经开始收尾了,这都靠唐市长的高度重视,各方面的援助和资金款项都很到位,死者的家属已经安抚赔偿完毕,结合部的修缮也按部就班的在走,过段时间就完全恢复正常了。”宋明心里感谢了亲爱的原枭同学一波,要不是那场圣诞夜凶杀案里,他阴差阳错救下了唐净莲,唐铮也不能这么重视和帮忙。

“还有,唐市长问,原先生的报刊亭什么时候开张?”“市长要去?”宋明一惊,这可是份大礼。“恩,市长的意思是,如果到时候时间允许,就带着其他领导过去看看。”别看许秘书现在这副公事公办的态度,刚听说唐铮要去给一个小报刊亭撑场面的时候,直接就两眼一瞪差点问出来是不是您私生子了。“好的,谢谢许秘书,我一定转告原枭。”宋明又客气了几句,挂了电话,开始继续工作。

话分两头,那一边的原枭和陈恪先去了彩印店,取了设计制作好的招牌。不大不小的红色招牌上,是“散桦”两个嶙峋的汉字。看着这个熟悉的名字,原枭点了点头,表示满意。然后陈恪拉着原枭去了几家杂志社和印刷厂,不得不说,陈恪本身的交际能力还是很优秀的,一下午的时间,基本把书籍和杂志的来源问题解决了。“这又得不少钱啊,咱们买盗版的不行么?”虽然不是花的原枭自己的钱,但是他还是有些肉痛。“大哥,你在一个警察面前公然宣扬盗版,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?”陈恪开着车,忍不住吐槽。

“哦,忘了忘了,不好意思。对了,前边那个路口就把我放下吧。”原枭拍了拍陈恪。“恩?你不回局里?”陈恪虽然疑惑,还是停了车。“你先回去,我有点事处理一下。”原枭晃了晃手里拎着的一个黑色塑料袋。在复济大学门口下了车,原枭颠颠的跑向了银发青年但丁的“任务发布所”。“嗬,今天也够热闹了。”原枭走进那间风格古怪的门头房,看着满屋子的人,惊叹了一句。“也就只有你总是会忘掉委托发布日的具体日期。”一头银发,面容清秀温和,但丁站在吧台后边擦拭着红酒瓶。

“有我能做的任务吗?”原枭走过去坐到了高脚凳上,熟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。“你猜猜?”但丁微笑。“那就肯定没有了。这个死老头,还不让我晋级,现在‘逢魔时刻’一开,哪里还有一星任务让我做啊!都是中阶恶魔啊!至少三星难度都!”原枭面无表情的吐苦水,一杯接一杯的白开水下肚,愣是喝出了借酒消愁的感觉。“倒也是,可是会长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。不然的话,整个工会算上编外人员,世界各地加起来两千多号人,为什么会长单单盯着你不撒手啊?”但丁好言安慰。

“说不定就是嫉妒我年轻,唉,岁月不饶人啊,真是替他感到惋惜,说不定明天我就要买一只白菊花去看他了......”原枭毫不避讳的在人家背后说坏话,却没有察觉到但丁已经放下了手里的活,立正站好,目光灼灼的盯着原枭身后。

“我年轻的时候,可没你这么恶毒,小家伙。”整个“委托发布所”一片寂静,每个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,站了起来。一幕非常壮观的景象出现了:形态各异的猎魔人们,在这一刻,无一不露出了憧憬和钦佩的神色,朝向原枭身后的身影,微微躬身,表达自己的敬意。

只有一个人,纹丝未动,在这样的场合下显得如此突兀——不用猜,就是原枭。

原枭还是坐在高脚凳上翘着二郎腿,一杯白开水接着一杯地喝。“会长。”但丁深深的躬身,眼神中满是尊敬和狂热,整个猎魔人工会没人不知道,但丁对于会长的尊崇程度已经到达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地步。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稳健地走到了原枭身边,静静地坐了下来。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他的身材高大强壮,一头白发扎了一个高耸的古髻,一身灰色的长衫撑得紧绷,彰显着健硕的身形。面容虽然能够看到一些岁月的痕迹,可是丝毫没有影响帅气的程度,反而增添了不少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。“没味。”男人皱着好看的眉毛,闻了闻杯子里的水,愁苦地说。“白开水,你想喝出什么味道。”原枭头都没有偏,还是自顾自的品“水”,嘴里也不消停,“我也劝您少喝点烈酒,免得您老人家一把老骨头,喝多了跌一跤再摔散了。”

男人没有理会原枭的挖苦,招了招手,但丁立马以可以看到残影的速度倒了一瓶龙舌兰,速度之快让原枭也不禁侧目。男人接了过来,看了看杯底蜷缩的蝴蝶幼虫,满意的点了点头,摇晃着酒杯,缓缓地喝了起来。“柠檬也不吸,盐也不舔,真是糟蹋东西。”原枭皱眉,还是转过了脑袋,看着面前的男子。“你又不喝酒,这么懂酒有什么用?”男人笑着又喝下去一杯,火辣的酒液如同烧的红热的刀子,顺着食道划了下去,男人满意的长“嗯”了一声,似笑非笑地看向如刀锋利的原枭。

空气一时间有些凝重,在猎魔人工会的地界,这位男子不说话,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,只剩下原枭晃荡水杯的声音。

好在没有寂静太久,男人大笑了起来,笑够了之后,问原枭:“恨我?”

“不恨。”原枭盯着男人,面无表情。

“为何?”男人嘴角带笑。

“打不过。”原枭非常的诚实。

“识相。”男人又喝下去一杯,说,“这样,放宽条件,若是能在我手下撑过三分钟,给你提到二阶,如何?”原枭眼神一凛,左手直接凌空悬握!

就在原枭要把“魇”直接拔出来的时候,突然一只手横了过来,按住了原枭已经拔出了“魇”刀柄的左手。“你倒是听我说完。今天我很忙,没空陪你胡闹,改天。”男人非常轻松地把原枭的左手又推了回去。“君锁,你记好了,有一天我一定要打肿你这张可恶的脸。”原枭依旧没有表情,但是眼神中的冷意仿佛可以冻结整个委托所。

“我很期待。”被原枭叫做“君锁”的男人非常喜欢笑,他的笑声非常的豪迈,让人热血翻涌,恨不得随着他一同冲上战场,马革裹尸。不再理会眼神杀人的原枭,君锁转向但丁,微笑着问道:“东西呢?小家伙。”

但丁点点头,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包裹。“终于换出来了。”君锁满意地点点头。他虽然是整个“猎魔人”工会的会长,但是却规定,包括自己在内,要想换取工会里的报酬物品,都只有用有价值的恶魔残躯换取这一条路走。“什么玩意这是?你是不是假公济私,和但丁低价换过来的?”原枭贱兮兮地过来挖苦。但是还没等君锁说话,一只苍白的拳头就这么毫无声息的轰了过来。“喂,你来真的?”原枭接住了但丁的一拳,上边传来的力道告诉他,但丁是真的想揍他。“再侮辱会长,我一定杀了你。”但丁依旧表情温和,但是笑容已经锋利的如同一柄泛着诡异光芒的妖刀。

“今天你们都要给我来这套是吧?行啊,来,杀不了我,我一刀砍死你。”原枭双手叉腰,指着但丁骂骂咧咧。“行了,你别在那耍宝了。”君锁依旧笑着,边说边撸开了黑色的包装,露出了长长的一副卷轴。“喏,你不就是想看看是什么吗?是幅画,用次高阶恶魔素材换的,怎么样?”

“你用一堆次高阶恶魔的珍贵素材,就换了这个?”原枭肉痛的不行。“个人追求不一样。”君锁没管这个不识货的家伙,“我可不像某个人,从头到尾只换过‘裂缝魂石’这一种东西。”原枭哈哈哈尴尬一笑,和但丁说我也要换东西,然后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扔了过去。

但丁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,温和一笑,开始清点。“是‘魔犬首领’的素材,看起来成色非常好......恩?”但丁看着眼前奇怪形状的厚紫鳞,有些震惊,“这是变异的‘魔犬首领’?”这句话一说出来,整个酒馆都炸开了。“魔犬首领”本身已经是伪中阶恶魔中的霸主了,再加上那一群让人头疼的跟班——“食腐魔犬”,击杀“魔犬首领”的难度已经是妥妥的中阶难度!但如果仅仅是这样,在场的很多三阶四阶的猎魔人都可以做的到,可但丁刚刚说了“变异”二字!那么难度就直追伪高阶!

君陌突然又大笑了起来,原枭有些烦,“你这样的家伙,就应该去尝尝精神病院的病号饭,绝对让你满意。”君锁没有管原枭说了什么,自顾自的笑完,表情一变,带着些挑衅的说:“我改主意了,小家伙。就今天,撑过三分钟,给你提一阶。”说完就把画又扔给了但丁,自己走出了委托所的门。

原枭“呵呵”一笑,直接冲出了门口。

所有人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直到某个人突然头脑一清,喊了一句:“会长对原枭我艹!”

所有人一瞬之间用尽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和各种能力,“轰”的一声冲向了门口。

恶魔谁爱杀谁杀,

原枭挨揍的场面,错过了才是真的傻瓜。

推荐阅读:

我替哥哥当赘婿 汉末大丈夫 大唐之第一逍遥王 奇趣鱼塘 淬火长阶 冷面总裁任性宠 时停五百年 网游校园 裴允歌霍时渡 赵无疆轩辕靖独孤明玥夜行书生 终极进化 天谴 港片:杀人加力量,我肉身成圣 我在村里斩妖除魔二十年 重生后我爆红娱乐圈 完蛋!恶鬼被我包围了! 绿龙部落 不怕雷劈的石头仙 神海星浮 星海战舰:暴力开发机甲美少女 妖孽透视仙医 原神:转世欢愉星神,带坏纳西妲 神奇宝贝之大地的巨人 王战之浪子无惧 本宫不在线 我的末世不可能那么萌 重生之卧虎潜龙 大太监 六界争霸:我的技能觉醒超随意! 山野诡闻笔记 我什么都懂 全能姐夫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