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一个不留

原枭只顾着清理这些烦人的杂碎,没有注意到距此不远的女厕所里有两双明亮的眼睛正在观察着自己。

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孙海青的声音有些发颤,就算从小是当成男人养,有着一身豪气的孙海青,看着那源源不断冲向原枭的恶心怪物,脑子也是空白一片。唐净莲没有说话,而是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眼泪却忍不住的流了下来。这个身影,她终于想起来了。多少次噩梦里,鲜血与烂肉将自己包裹,越沉越深,总有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,牢牢地握着自己,把自己救离痛苦的深渊,终于,终于,他又一次出现了。

原枭没工夫去探查女厕所里是否躲着两个好奇的小鬼,他打的非常烦躁。这些“食腐魔犬”不强,甚至可以说很弱,一个健壮的成年人都可以与之抗衡。但是这种东西为什么在地狱里都不会有恶魔敢轻易招惹?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。这种东西对于能量的吸收能力非常强,一点点的腐肉就能够养活一窝“食腐魔犬”,它们不仅仅吃腐肉,只能是有能量的东西,它们都有捕食的欲望。而且,它们的爪子上带有“迟钝毒素”,这种毒倒是不会致命,只会让你越来越迟钝。一点点“迟钝毒素”你可能都感觉不到什么,可如果不小被它们蹭上一下,再蹭一下,这种效果会像滚雪球一样壮大起来,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力竭倒地,成为它们的大餐。

原枭已经中了两爪了。动作虽然依旧迅猛,一拳一脚就是一滩血肉,但是原枭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动作衔接出现了一些小的延迟,而在这种无停歇的作战里,延迟意味着受伤,而不断地受伤就意味着愈发地接近死亡。原枭很想拔出“魇”直接把这里烧得一干二净,可是那样的话,自己在魔都就真的不能呆下去了。孙海青把自己找过来,然后第二天学校就没了,变成了一片废墟,这直接和投案自首有什么区别?

就在原枭思索地时候,女厕所突然爆发出了两声尖叫。两个熟悉的身影朝着自己就冲了过来,后边跟着一只“食腐魔犬”。原枭没不需要思考也明白了发生了什么,原枭依旧平静的可怕,这就是战斗状态的原枭,信任自己的拳头超过一切。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一个胳膊夹起一个女孩,竟是带着两人飞奔进了教学楼,顺脚把门蹬上。然后踹开教室,一脚一个桌子,勾起来飞到了门口,竟是生生垒起一道“木桌堡垒”,堵住了大门。

但是听着那连绵不断的撞击声,原枭知道这门估计撑不了多久。“原枭,对不起啊,我们本来想帮忙,可没想到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……”孙海青有些语无伦次。“带着净莲,上楼躲好。”原枭把钥匙直接塞给了孙海青,回头看唐净莲,发现小妮子一点恐惧都没有,满眼泪水的盯着自己。“受伤了?”原枭赶紧把唐净莲抓过来准备检查,谁知道,唐净莲竟是一下子把原枭抱了个满怀。

赤膊单挑“猩红刃甲”的原枭,拔刀怒斩“裂羽者”的原枭,走过尸山血海的原枭,这一刻竟是毫无防备,就这么被唐净莲结结实实地抱住了,愣在了原地。一旁的孙海青也是吃了一惊,唐净莲是出了名的外表平和内心冷硬至极,在学校帮个忙什么的都很好说话,和男生之间的交流也很顺畅大方,但是对于自己排起长队的追求者唐净莲是真的杀伐果断,无一例外,直接拒绝,并且封死所有的可能。这其实也和唐铮的言传身教有关系,做事果决不拖沓,明白什么时候该做什么,可以说是完全朝着女强人的方向去培养的。

可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唐净莲发现自己无论多么果断,多么冷静,在“猩红刃甲”那无可抗衡的力量之下,只有死亡一途。可就在那时,原枭以一种冷酷野蛮的姿态闯了进来,不由分说,上去就和“猩红刃甲”激情互锤。这对内心接近崩溃的唐净莲就是神迹,这个身影也牢牢地刻在了她的心里。今天又是如此,原枭强硬到近乎蛮横的把自己扛了进来,又一次脱离了危险,心中的身影和“吊桥效应”同时发挥作用,唐净莲的情绪忍不住爆发了。

原枭没有动,破天荒的伸手拍了拍唐净莲的后背,然后微微用力,脱开怀抱,把唐净莲拉到孙海青旁边,没有再说话,而是直接撞破窗户跳了出去。孙海青也总算是缓过来了一些,表情复杂的看了一眼唐净莲,说:“净莲,我们上去吧,在这里只会妨碍原枭。”唐净莲擦干净了眼泪,又恢复了那种处变不惊的样子,点了点头,跟着孙海青一同跑上了楼,迅速把自己锁了办公室里。

原枭的内心已经有了计较,今天的战斗在这样下去,肯定要出事。“那就只好扰民了,希望不会被投诉吧。”原枭默默地讲了个冷笑话。“黑檀木。”原枭左手凌空握住,猛地一拉!一把深邃幽暗,形似骸骨的重型手枪就这么被他从虚空之中拔了出来!“白象牙。“右手再次一拉!一把苍白镂空,形似獠牙的手枪也被拔了出来!“好久不见啊,小家伙们。”两把形态各异的粗壮手枪——或者称其为手炮更为合适——发出了轻微的轰鸣声,好像在表达着雀跃和兴奋。

“白象牙,苍白戮歌。”原枭轻念。

然后,腿部猛地用力,如同子弹一般急速跃起!

原枭跃至最高处仅用了两秒时间,竟立马是一个翻身,转为身体冲下,直直地俯冲了下来,如同一只锁定猎物的海东青,手中“白象牙”也变了样子,本就形同獠牙的枪身变得狰狞无比,骨刺嶙峋,枪口则如同青莲骤开,层瓣叠叶,发出了一连串的上膛声,附和着若有若无的呜咽,彷佛枪膛里塞得不是子弹,而是贪食血肉的恶灵!

“轰!!!!!!”

所有的玻璃一瞬间全部碎裂,两个小姑娘也突然的巨响吓得差点昏过去。

无数的白色子弹一瞬之间如暴雨倾盆,席卷了直径二十米的场地,随着原枭离地越来越近,子弹的覆盖力度竟是随着不断地提升,如同一曲交响乐,临近了最为激动人心的尾声!

暴雨过后,是一片寂静。

原枭轻巧的落地,环顾周围,已经是一地分不清是什么的碎肉末,还有无数个拳头大小的坑洞。原枭看着满地的碎玻璃和凹凸不平的地面,有些头疼。这次谁来负责修缮费用?原枭突然有些想念宋明和老唐,这两个非常称职的背锅侠。

但现在还远远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战斗,还在继续。

任何一个动物氏族都有自己的王,作为战斗力最强的存在,用来保护氏族。“食腐魔犬”也不例外。

教学楼门前的草丛开始耸动,泥土不断的往外迸溅,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慢地站立了起来。和普通的“食腐魔犬“不同,这只除了更大更壮之外,外形也有变化。这只约有四米高的恶心怪物,只有两只粗壮的大腿,原本应该是菊花的位置竟然长出了另一个脑袋!脑袋的模样倒是没有变化,如同蛆虫一样的管状口器,锋利的内齿。它站立起来的时候,前边的脑袋高高抬起,朝着原枭不断的嘶吼,后边的脑袋在地上不断拍打着,转瞬间竟是扭头朝着原枭喷吐了一团紫色的腥臭粘液,原枭信步躲开,粘液落到地上,立马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“居然进化成了这副模样,”原枭厌恶的看着眼前的怪物,“不过代价也不小,看起来活动能力大幅下降,只能隐藏在泥土之下,每天等着你的手下给你带吃的是吧。”怪物自然不会回答原枭,只能用缓慢的行动证明:你说的对行了吧。

原枭把黑檀木和白象牙随手一扔,转瞬消失于虚空。

盯着嘶吼的怪物,原枭静静地握紧了拳头,身体微弓,脚尖瞬间发力!

身形如离弦之箭,拳风如破军之刃!

这才是原枭最喜欢的战斗方式,眼前的变异“魔犬领主”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沙包,空有一身足以把钢筋当面条扯的蛮力,却完全跟不上原枭的速度,而且他的每一拳都是那么的凶残,那么霸道。一拳轰中左腿,一大块骨头带肉直接飞了出去,魔犬领主瞬间重心不稳,朝着一侧翻滚了过去。原枭原地踩在怪物身上借力后撤,一拳轰向那个远程攻击的头,直接将其轰成了一滩肉泥。眼看魔犬领主的生命力急转直下,前边的粗壮脑袋却是突然以一个诡异地弯曲度,挟着绿色的毒气袭向原枭!

这只魔犬领主已经摄取了相当多的能量,拥有了不亚于一个青年人的智慧,竟然知道用一个脑袋作为诱饵,为的就是抓住原枭一瞬间的破绽,用力量最为强大的前脑袋攻击原枭。这一下太过突然,原枭旧力刚尽,新力未生,无法躲开,只能竖起双拳挡在胸前,结结实实挨了一下。

“嘭!!!”原枭狠狠地跌落到了水泥地上,然后向后滑行,一直撞到教学楼的墙上才停下来,一大片龟裂出现在了原枭的撞击点上,可见这一下的力量有多么凶猛。

怪物的脑袋长有内齿,这一次撞击直接带走了原枭的双手和半个腹部!原枭站起来之后,甚至都能看见他的脊柱骨和破损的内脏。魔犬领主有些呆滞,人类这种弱小的生物这样还能活着?

“真是麻烦。“原枭看着自己消失了一半的腹部,居然发起了呆。

“其实有的时候,我真的很想就此死去。”原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。

“因为我已经分不清,我是人类,还是,和你们一样的怪物。”继续走着,腹部的伤口竟然开始慢慢长出了肉芽,自己接合到了一起,手臂的断裂处也开始攀生越来越多的组织结构,转瞬间已经长出了手的雏形!

“等到我复活了她,我会想办法杀掉自己的。”原枭越走越快,伤口愈合地也越来越快。

“但是现在。”原枭跃起,抬起右拳。

“我只想把你们。”

猛地挥下!

“全杀干净,一个不留。”

轰!!!

推荐阅读:

匪殿下 我能看见气运!闪婚植物人赚疯了 难哄!强撩!豪门前夫总想对我图谋不轨! 重生后,天才医妃她恃宠而娇 不死剑体诀 小皇帝今天也在被九千岁宠 火影重置:她们觉醒了被攻略记忆 柯南:开局成为智慧之神 权力红人 唐凡莫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恐怖修仙路头很大的T君 逃荒小奶包,全家读我心后吃香喝辣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人在鬼灭:从照顾葵枝夫人开始 山野小神医秦风赵晴晴 高校惊魂事件 洪荒:我通天,拒绝被夺舍通天教主 诸界第一祖 起始乐园 特摄入侵:开局变身闪耀迪迦! 北派盗墓笔记云峰 哈利波特与乱入的少年 娱乐:德云少班主?老子不稀罕! NBA:1号前锋 不败天君 超神小学生 张本 都市全能魔尊 我是赘婿,只求长生 昆吾剑祖张文 陈陆江秀儿 商少,娶妻请排队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