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 第 11 章

顾穆不动声色的向后慢慢退去,顺手拿起床上放着的盒子,瞄准梁宾的后脖子就是使劲的一下子,风声戛然而止,顾穆的手停在空中,脸上有些难看,使劲的动了动手腕,愣是半点作用都没起到。

“想偷袭我?”梁宾靠在桌子上,嘴角挂着不明的笑,一只手握着顾穆的手腕,毫不费力,但顾穆却没有办法收回手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还在?”顾穆问,又挣扎了几次,发现都是徒劳。虽然知道这家伙大概还在梁宾身上,但是这样突然冒出来,实在是让人没法接受。

“这是从我家拿的?”梁宾从顾穆手里把盒子拿下来才送开他的手腕,被牵制过的手腕像被钳子夹过一样,顾穆揉着手腕。

“如果那座墓是你家的话,那就算是。”顾穆回答,目光紧随着对方,防止对方再出其不意的出手。

梁宾把玩了一会儿盒子,抬眼看顾穆,“你们去那干什么?”

顾穆吸了口气,“我们不是故意进去的,是不小心掉进去的。”虽然这话是事实,但是顾穆知道,如果他们知道那里有座秦朝墓的话,他们也不可能放过那么一大块肥肉。

“不小心掉进去?”梁宾笑出声,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
顾穆看见他那眼神,就在心里呐喊无数次,又来了又来了,他妹啊!!“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个人,我已经跟你说过了。”

“不管你记不记得,你欠我的,永远都还不完!”梁宾恶狠狠的掐住顾穆的脖子。

“你你,你冷静点,你先听我说。”顾穆一把握住对方掐着他的手,免得这疯子一不留神把他给掐死了。

“哼,怎么,一掐你,你就什么都想起来了?”

刻意忽略掉对方嘲讽的语气,顾穆有点苦口婆心,“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?比如你的身份?上次我问你的时候,你不是……不记得了?”原本顾穆的意思是让对方再好好想想,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啊,结果……

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“那你就应该放开我,现在离秦朝都过去2200多年了,就算你跟谁有仇,那个人也死透了,根本不可能是我。”

顾穆把话说完,梁宾的脸也彻底沉下来了,阴沉着看了顾穆半天,突然手上一用力,顾穆还以为对方想掐死他,结果却是整个人被推倒在床上,再被翻着面部埋在下面。

“救……你干什么!!”顾穆挣扎着,本来想喊救命却发现对方压在身上,而他的上衣也被速度的脱下来,这绝对不在他的意料之中,奈何他的力气绝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,被按在床上怎么也起不来。

“呵。”冷笑声出现在顾穆的耳边,“还说不是?这是什么?”

顾穆被他压的想吐血,“你先起来,你这样压着我,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“闭嘴!”对方被他折腾的烦了,“你身上的东西你会不知道,这里!”

顾穆侧目往上看,对方指的是他的肩膀,“胎记。”就是那块与在墓中门上相似的月牙,胎记几乎每个人生下来的时候都会带,只是随着生长,有些就会变淡,有些消失,顾穆这块也淡了不少,在他很小的时候,他还记得颜色很深。

“和他那里的一模一样,这个绝对骗不了我。”

听着对方的声音,顾穆有点欲哭无泪,就算长的一样,也不用一直在那揉搓吧,还使那么大的劲,他琢磨再这么搓吧几下,他肩膀上的皮都得被折磨掉了。

“您还是先下来吧,腰要断了。”顾穆把脸埋在床上,闷闷的说。过了好一会儿,顾穆才感到身上的压力没了,立刻在床上打个滚爬起来,又赶紧找了件衣服穿上。

就听见身后的人冷笑,“紧张什么,照你说的,两千多年前你全身上下我都看过了,还在乎你现在打个赤膊?”

顾穆咬着牙,这家伙有点油盐不进,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梁宾那边也没办法交代,还是赶紧把他送走的好,“你究竟怎么样才肯从梁宾的身上离开?”收拾完身上,顾穆坐在床上。

“离开?”对方想了想,那态度肯定就是没放在心上,“我想知道一件事。”

“你说。”顾穆愣了一下之后说。

“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梁宾的脸凑了过来,相互的气息喷在对方的脸上,明明是一张看过无数次的脸,却表现出陌生的表情。

顾穆垂下眼睛,叹了口气,这个人不是一般的固执,“别说我不根本就不知道,就算我是你说的那个人,你觉得我可能告诉你么?”既然当年他连死都不知道为什么,害他的人也就肯定不会告诉他答案,更何况已经过了两千多年,这个秘密也早就没人知道了吧。

“你要是不知道,就真的没人知道了。”说着嘴角挑起,随后站直身体,在屋子里来回转了一圈,“这里还不错,我挺喜欢的。”

顾穆一听有点傻眼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既然已经这样了,那我就干脆留在这里好了,这小子的身体虽然弱,但是支撑个几年还不成问题。”

“你是说你不准备离开了?”顾穆站起身瞪着眼前的人,对方的笑容让他很不安,在梁宾身体的无疑就是一只鬼,谁都知道鬼的阴气重,一直在人的身体里,那人的身体也承受不住,这家伙的话也说的很明白,要耗到梁宾的身体彻底垮掉。

“当然不,我就在这等,等到你想起来为止。”

顾穆有点抓狂,一时也没什么办法,这鬼根本是无赖啊,“是不是只要知道你的身份,和你如何死的,你就肯离开?”

对方犹豫了一下,最后点点头,“我知道我是怎么死的,我只想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好,你既然答应了,一定要遵守诺言。”顾穆说,但是光是知道对方想要什么并不是办法,重要是怎么找出来,就像之前他想到的,都过去几千年了,还怎么找。

既然两个人约定好了,顾穆也开始想怎么解决这件事,首先他打量了对方一下,“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,你的名字我至少得知道吧?”

“合作关系?”对方皱眉,表现出不悦,“你最少别想的这么简单,不然你肯定会后悔。”

顾穆撇了他一眼,威胁?“名字,姓什么叫什么?”

“曲靖。”在顾穆盯的极其不耐烦之下,对方才吐出两个字。

书上关于秦朝的历史实在是太少了,想找个关于那时候人的资料更是不容易,除了秦始皇的,其他人的都不容易找到,连公子高的资料,顾穆的脑袋里都没有多少,更不要说是叫曲靖的了,他丫的连听都没听过。

顾穆坐在电脑椅上想了想,“想要知道答案,必须再回去。”他们把它从古墓里带出来,就必须再把它带回去,先不说梁宾的身体到底能支撑多久,光想着这家伙随时可能掐他脖子,顾穆就全身冒冷气。

“这是自然。”曲靖说。

重点是现在的顾穆并不算自由,他要跟家里商量好了上学的事情,而且现在离上学也不剩多少天,如果现在再去包头找答案的话,不知道要几天,这样一来一回怕是很麻烦,但是如果不尽早的话,梁宾已经变成了曲靖,他家里的人也会发现毛病。

他正想着,就听着手机突然响起来,吓了他一跳,抬起头曲靖正瞪着他,从抽屉里拿出手机,显示的是不认识的号码,按了接听键,“喂?哪位?”

“我是李子。”

一听到是李子,顾穆脑袋里冒出一个想法,“是你啊,李良那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没事了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他家的人已经把他带走了。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点闷闷的,“我这次给你电话是问你,梁宾怎么样了?”

顾穆看看曲靖,怎么样?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人了,但是曲靖那么看着他,他也不好说出来,而且上次在包头他们说起梁宾的时候,本来顾穆也没说的太明白,没想李子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,“情况不太好,我想改天再回那里一趟,找点东西,你去不去?”

电话那边犹豫了,顾穆等了很久,才听见回话,“那里比较麻烦,我得再想想。”

“行,你想好了给我打电话。”等挂了电话,顾穆把手机放回去,李子的回答是再正常不过了,先不要说这个考虑,恐怕上次那几个人连想都不用想,根本就不会答应了。顾穆想如果再回去的话,必须得找个有本事的人带着,否则,结果很难说。

“我饿了。”

顾穆正在想事情,结果曲靖突然来了句这,弄的顾穆看了他半天,都没反应过来,等曲靖说第二遍的事情,顾穆二话没说,拿起钱包就往外走,曲靖跟在后面,手插着兜,眼睛要睁不睁的,完全是一付蔑视的德行。

到了外面,顾穆犹豫了半天之后,带着曲靖进了一家面馆,他也不清楚那时候的人都吃什么,曲靖能不能习惯。

要了两碗兰州拉面,没成想曲靖还来者不具,吃的挺香的。在他向碗里倒了三回辣椒之后,顾穆终于忍不住了,“不辣?”

曲靖看了看他,继续往里倒,“一点味道都没有。”

眼看着碗上已经一层红红的辣椒油,顾穆再看他那碗清汤挂面,吞吞口水,勉强又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,等着曲靖连那碗根本已经是辣椒油的面汤喝完,他才去把帐结了,三十块钱。

两个人出了面馆,天已经黑了,风一吹忍不住打个哆嗦,顾穆拉了拉衣领,“回家。”结果走了两步,发现曲靖根本没有跟过来,回过头看见他还站在原地,目光有些呆滞。

顾穆又走回来,“怎么了?走啊。”

“我……”对方眼睛不自然的动了动,脸色也变的惨白,看着顾穆的目光更是有些恐惧。

“你怎么了?”顾穆有些纳闷,难道是辣椒吃多了?

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

顾穆心跟着一颤,这根本不是曲靖,而是梁宾!“你,你这次相信了?”

梁宾艰难的点头,“我相信了,我什么都相信了,顾穆,我该怎么办?!”说着使劲抓住顾穆的手,声音带着颤抖,真正的惊恐。

“别担心,我会想办法的,你不要想太多,没有意识的时候,就当是在休息,放心,我不会不管你的。”顾穆回握着他的手,让他不要担心。

之后梁宾一付失魂落魄的样子回了家,顾穆看着他进了家门之后才回的家,他爸妈正在吃饭,大哥大嫂蜜月要下个月才回来。

家里很大,也很冷清,保姆端着饭回自己的屋里吃,整个家里连点人情味都没有,顾穆才吃完东西什么也吃不下,硬撑着等爸妈都吃完,他才回的屋。家里的规矩是在吃饭的东西,不许谈任何的事情,顾穆也就什么都没有说。

等他回了屋。爷爷已经在屋子里坐着,手里还拿着放在桌子里的画稿,顾穆赶紧走过去,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,现在的情况比较紧急,顾穆一点隐瞒都不敢有。

老爷子听完之后思量了一下,“照你这么说,它的情况应该还不稳定,并不能彻底的控制住梁宾的意识,控制他的身体。”

顾穆点头,“我想早点进墓去找答案,他一直说我是公子高,但是这怎么可能?我就是我。”

老爷子用枯槁的手摸着他的头,“对,你应该这样想,你就是你,不是别人,这事你也不能太着急,凭你自己,恐怕是没什么希望。”

这点顾穆当然知道,他总觉得曲靖不是那么简单,那么轻松就答应他,回古墓里,这里面肯定有蹊跷,如果他只和曲靖进去,怕是有去无回了。“爷爷,怎么办?”

“这样,你三天后再出发,这几天我帮你想想办法。”老爷子说,之后叹了口气,眼里满是遗憾,“人老了,不服输不行,如果还年轻,这趟我是想自己走的,现在怕是不行了。”

“爷爷……”顾穆握着老人的手,安慰着。

老爷子站起身,“那就这样,你等我的消息,如果它再出现,你也不用慌张,以它现在的作为,也不可能伤你。”

顾穆点头,他想他爷爷一定有办法,曲靖的恨意很浓烈,只对公子高杀他的原因无发介怀,但是问他一些东西,比如他怎么会在那座墓里,公子高不应该是死在秦始皇的墓里么?他又完全答不上来,顾穆不得不想,他是不是失去了某些记忆。

推荐阅读:

西洋棋游戏 余温炙热 [韩娱神话]争取‘不二’ 重生成男神的背后灵 帝麟天龙幻馨 妖神记之崛起 公子为皇,我为妻 逆袭农民工 停止内卷!满级幼崽只想摆烂 报告陛下世子殿下又在作死了徐安 秦向河胡椒不吃花 这个巫妖得加钱 我靠摆烂拯救了全宗门公主不回家 婴魂不散 江予星厉峥 大明:带领锦衣卫,血染金陵城 末世吾乃宝妈 造化长生:我能具现无尽天赋 从洪荒世界归来 祖医 让你普法,你给法官判十年? 绝世妖僧 人在原神开餐车,可莉追着跑 赋与归 聊天群:我卡卡西,开启无限火力 职业玩家异界纵横 直播挑战尾崎八项,这是小鲜肉? 王者:开局场上被赛点,拐走刘姐 这个羁绊不正经 帝砺 洪荒之混元天刀 神秀之主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