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 第 5 章

身后传来巨大的响动,顾穆不知道后面的几个人能不能跟上他,但是他现在,确实是使出了最快的速度在跑,手里一直拽梁宾让他跟着自己。

这条通道很长,他们转了几个弯之后,终于看到一块平坦的地方,而这个地方和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很像,但是只有两口大缸。

顾穆有点脱力的放开梁宾的手,坐在地上使劲的喘着气,等他再转过头的时候,却发现秦炎也在,而其他人并没有跟上来。顾穆注意到刚才的通道里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选,但他都没有走,而是跟着感觉跑到了这里。也就是说,其他人很可能已经走到别的地方了。

梁宾被顾穆突然的一发力拽走,胳膊差点直接拉掉了,而他另一只手还拽着秦炎,就这么着,三个人跟糖葫芦似的,就一起跑到这来了,等他抬起头再看见这两口大缸的时候,就感觉有种无力感,“我靠,怎么又是这玩意,到底有完没完?”

现在只有他们三个,经过刚才的事情,顾穆的胆子也放大了不少,缓过这口气之后,站起身走到大缸边上,用手轻轻敲了敲,可惜这青铜大缸太大,他敲上去之后连一点反映都没有,甚至连点声音都没制造出来。

再看这大缸周身的花纹,顾穆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如果他没看出的话,这应该是秦朝的,而秦朝时期的青铜器也是达到了一种顶峰,做工非常的精美,顾穆围着这口大缸转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,也没有刻字。

顾穆1米8的身高完全可以看见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,但问题是,这大缸并不是没有盖子的,秦朝的青铜器很少有盖子,而这个东西上面的盖子,也可以看出并不是配套来的,就刚才的那一声巨响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厉害的玩意。

“别再看了,现在大家都走散了,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梁宾问。

“继续找,找到出口为止。”顾穆回答。

“你确定这地方有出口?我觉得这里就像是个迷宫。”

“就算是迷宫也有出口,好了,咱们走吧。”顾穆不再研究那玩意,但是他现在更相信这大缸里,肯定有什么,而且有着特别的寓意。

梁宾站起身,指了指地上的秦炎,“这小子已经完全吓瘫了,怎么弄?”

确实,秦炎现在六神无主,连目光都找不到焦距,有点呆傻的样子,坐在地上也一直没动过,顾穆蹲在他身前,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没反映。

“喂喂,小子你不是真傻了吧。”梁宾推了他两把。

顾穆见一点用都没有,伸手啪啪的甩了秦炎两个耳光,刚才还惨白的脸,这一下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了,看出顾穆使了多大的劲。

又过了一会儿,秦眼的眼睛才动了动,然后看向眼前的两个人,“我这是在哪儿啊?”

“我晕,你不是失忆了吧?”

秦炎又想了想,再看着这周围,脑袋才正常运转起来,一正常就嚎开了,“我怎么还在这鬼地方啊!我要回家,我再也不来看祖坟了!!”

梁宾捂着耳朵,隔绝这噪音,又嘟囔,“早知道就让他傻忽忽的算了,这下更麻烦。”

“别嚎了,再不走我们可走了。”顾穆才不愿意管他,站起身就往前走,梁宾紧跟着他,秦炎一看人都走了,也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跟在后面,还硬往两人中间挤,生怕把他弄丢了。

他们不知道这墓里的构造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顾穆记得他们从入口到这个地方,应该是一个半圆形,又或者是个闪电形,刚才跑的太快,到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什么方向感可言了。三个人又往前走了一段。

看见三个门,左右和正前方,三个石门上刻着不同的图案,中前面的门上刻着两只类似麒麟的神兽,其中一只将另一下踩在下面,有点趾高气扬的感觉,而下面那只则是奋力的挣扎。两边的门上刻的是花纹,并没有石门特别的地方。

“三个?咱们怎么办?”梁宾问顾穆,

顾穆衡量了一下,选定左边的石门,觉得它是最无害的,“这个,打开它。”这石门也是很硬,但是奇怪的是,三个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把它撞开了,接着感觉冷风一过,一道黑影从门缝里嗖的一下蹿了过去。

三个人立刻一愣,全身都毛了,颤巍巍的转过身,却什么都没有,但刚才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还在。

“这里……不会真的有粽子吧。”梁宾使劲摸着身上,想驱逐那种寒意。

“大概吧。”顾穆转过身,率先进到了里面,而石室的中间,是一座高台,通体发白,向四周散发着白色的雾气,而这座石室内更是冷的很,四处则是陪葬品,没有珠光宝器,反而更多的是兵甲。

石室的四个角,一个角摆放的是兵佣,一共四个,一个角摆放着兵器,长矛之类的,另一个角是一身战袍,虽然间隔了这么久,战袍依旧保存的很完好,只是没有了原本的颜色,染上了青铜特有的铜绿。

高台的正上方是一个吊台,这个吊台非常的小,只是放着一颗夜明珠,现在也没有光亮了,顾穆和梁宾都对那座高台充满了好奇。

“我看这里应该是陪葬室,”梁宾说,头次看见这么奇特的墓,心中的恐惧早就被惊喜代替了,梁宾慢慢的走过去。

站在高台上,看着眼前的东西,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,这是怎样的景象,这座高台其实就是一整块寒冰,而到现在都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,在这块寒冰内冰封着一个人,阁着和冰层看的并不是很清楚。

但是可以肯定保存的非常的完好,完好到就像一个人睡着了,是一个男人,长的很刚毅,身上穿着古式的袍子,头上戴冠。

“天啊,我们发现了什么?这可比马王锥保存的好多了,这人真的死了几千年吗?”梁宾对着旁边的顾穆兴奋的说道,即使手已经被冻僵了,依旧不停的摸着这块冰,想把里面的人看的再清楚点。

“真是太神奇了。”连秦炎也被惊呆了,电视上倒不少报道出哪里出土了古尸,保存的多少完好,又是脸色红润之类的,但是根本不是那么回事,他们现在看见的这具,才是真真正正保存的完好,但是也没有到脸色红润的地方,人已经死了,哪来的红润。

“发了发了,如果我们能把这个弄出去,肯定能一夜成名。”梁宾拍着顾穆的肩膀。

顾穆只是淡淡的看着他,“你确定你能把它弄出去?”

梁宾一下醒过神,叹了口气,“说的也对,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,又怎么能把这么一大块冰运出去。”

“看,这是什么?”秦炎叫了两个人,在寒冰的最前面,冰层的不深处,有着一个盒子,周身发着紫色,有巴掌大小。

“是雕纹宝箱。”这个顾穆倒是一眼就认出来了,里面装的肯定是极为贵重的东西。

“那我们可发现了。”梁宾又来了精神,这些个兵器什么的他们是不可能拿出去了,但是这个盒子,他们还是能拿走了。

只是这冰极硬,用东西挖了半天,只掉了一点冰渣,根本不可能把里面封着的盒子拿出来,顾穆看着这周围,再看看上面的夜明珠。

“这是一个极好的养尸地。”

“恩?|梁宾边挖边皱着眉看他。

“这里很恒温,不容易发生变化,所以这冰几千年都没化,而这夜明珠和周围的布置,应该是专门请人做的一个养时尸阵。”顾穆说,接真跳到冰上,把高台上的夜明珠拿下来,没有了光的夜明珠,除了摸起来比较舒服之外,也和石头没什么区别了。

梁宾一只手搭在顾穆的肩膀上,“真看不出来,你对那些歪门邪道还有这么深的了解,你爷爷还教你这了?”

顾穆笑了笑,“这也是墓葬的一部分。”

两个人在那叨叨,等梁宾再去挖那盒子的时候,发现秦炎跟失了神似的,在那使劲的抠着,他就那一把破匕首,也不怎么结实,挖了这一会匕首那尖都弯了,他就跟不知道似的,还在那挖。

梁宾纳闷的拍了拍他,“你那个不好使,挖不到的,你干什么呢?”

秦炎幽幽的看向他,又有点刚才那呆傻的感觉,“是么?我就想帮帮你们。”

梁宾虽然觉得他奇怪,但也把主要的心思都放在这个盒子上了,顾穆给他的那把军刀非常的结实,硬是把这冰给砸碎了,虽然不大,但是也有希望,三个人在那忙活着,但是它们离这冰实在是太近,根本受不了它的温度,全身冷的都快抽了。

“你说,如果咱们把这冰弄开,里面这男人会不会活过来?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死。”梁宾说着,手又不自觉的摸向冰,想看清那人的长相。

“不会,冰化了,他也会变成干尸。”顾穆回答,尸体保存的完好是因为它与外面的空气隔绝,没有细菌进去,一旦接触到外面的空气,尸体就会迅速的腐烂,不成样子。

一听他这么说,梁宾赶紧收回手,“那还是算了吧,就让它好好在这呆着,能保存成这样很难得。”

冰下的盒子终于露了出来,好在它被封的并不深,如果像这里面那尸体一样,那他们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,又忙活了半天,那个盒子总算被他们弄出来了,通体非常的漂亮,紫色的线还保存的着原来的颜色,也没有全部散掉。盒子的盖子上是一个玉貔貅凸下去的形状,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可以打开的痕迹。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,这个盒子是空心的,里面有一个东西,可以听到声音。

“能打开么?”梁宾摆弄着盒子,半天也找不到法门。

“这个玉貔貅就是钥匙。”听到秦炎幽幽的说话声,梁宾再次看向他。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秦炎这次不说话了,也没有了起初的活力,整个人显得死气沉沉,顾穆皱眉看着他,觉得这人不对劲。

“也许真的是这样。”顾穆拿过盒子。顺着玉貔貅的边描了一下,什么反映都没有,看来这不是机关,是一块跟这个凹处一样的玉貔貅,只有找到那个,才能打开这个盒子。

从眼前所见的东西看,这分明是一座秦朝的墓穴,而冰内的那个人还是秦朝的一个大官,有这样的身份,这个人到底是谁,这座墓穴的主人又是谁,居然能让一位将军给他陪葬。

他还没有想清楚这里的端倪,就感觉一道冷风闪过,跟着手里的盒子就不见了,再见一个黑影飞快的跑了出去,顾穆来不及说别的,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
“哎呀,你等等我!”梁宾一拍大腿,也跟着追了出去,可到了外面,哪还能看见顾穆的影子,秦炎还在里面没出来,梁宾最后一叹气,还是转身回到墓室,就看见秦炎跪在高台的前面,一动不动。

梁宾才想问他干什么呢,秦炎就已经抬起头看他了,那眼神非常的奇怪,根本不像是秦炎能发出来了,倒像是别人,虽然认识秦炎不久,但秦炎的脾气是非常好琢磨的,不会这样。

接着秦炎站起身,也不顾膝盖裤子那块脏兮兮的,就走到冰正左侧,也是他们拿出盒子的那个地方,接着梁宾就听见喀吧一声,紧跟着就看见那块巨大的寒冰居然整个动了起来,向左旋转,梁宾惊的说不出话了,这时候也想不起问秦炎这是怎么弄的了。

等那块冰移开之后,下面是一个坑,梁宾腿都软了,咽了几次口水,最后才颤抖着挪着脚走过去,等往坑里一看,哇拉一声大叫声妈呀,撒腿就往外面跑,一转眼人就不见了。

里面是无数具尸体,也看不出来那尸体们是半截还是整个的,完全就跟一团粥似的搅在里面,大概是受了上面寒冰的影响,最上面那层还没烂完,越是那样越恐怖,梁宾哪受的了,秦炎倒是没跑,而是走上去,最后平躺了进去。

再说顾穆,眼见着东西被从自己手里抢走,想都没想就追了过去,那盒子里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等他追出去之后,很快就看见那个人的背影,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,而且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。

从外形上看,顾穆充分觉得那就是一个人,但绝对不是他们一伙的,要是这样,那这个人会是谁,在这座墓穴里待了多长时间,竟然还好好的活着,顾穆觉得光是着墓穴里压抑的空气,就能把人活活的逼疯了。

对方跑的太快,顾穆从口袋里掏了半天就掏出个指甲刀来,冲着那人的腿就砸了过去,那人腿向前屈了一下,动作也慢了,顾穆速度的跑过去,一把拽住那人的破衣服,对方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,哆嗦着就把手里的盒子扔了,顾穆没拽住他,蹲下身去拿盒子,之后再抬起头,就看见一个黑影站在通道口,而刚才抢他东西的人,已经倒在地上。

推荐阅读:

陆轩夏紫烟 一剑灭诸天 快穿大佬她总被男神撩 仙为仆,帝为奴,满宗弟子皆离谱 取消你高考,你研发武装直升机? 网游之全战风暴 大汉帝国之大帝刘宏玄武仙墓 如意仙途 系统提前百年,可我真不在末日啊 剑尊天之下 苏哲范晓明 替嫁俏丫头 在名侦探世界的日常 何所冬暖 僵尸双穿,修炼邪法,我功德无量 重生之飞扬的青春 陈朽苏秋雨 乱世湮华 筑国 重生八零小军医 四合院:重生何雨柱?当场起飞! 孙立刻孙又 至暗时期 三国:系统加身,开局叛曹入刘 原始:从野蛮到文明王伟花姑娘 斗罗:我绑定了霍挂 炮灰女配在线撩夫 重生的都市魔导师 奇经志正道 大唐之我是独孤凤 通天魔祖 杰罗姆之杖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