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 第 1 章

顾穆把大哥和大嫂送上飞机之后,才开着车回来,从国外回来一个多月都在帮忙大哥的婚事,直到刚刚把新婚的小两口送去度蜜月,他也才算真的松了口气。

他大哥大他10岁,一直在部队工作,今年30岁,也终于下了决心结婚,索性这不是什么跟利益沾边的结果,大嫂人很不错,顾穆对这一点很高兴。

到了路口正打算转方向盘回家,就感觉到手机的震动,拿出来看了一眼,是短信,看完里面的内容,顾穆笑着转车头去了以前常去的一家咖啡厅。

里面的人不多,几年没有回来,这里也变的以前大不一样,服务员也不是以前的那一批,在老位置找到了约他的人,顾穆敲了敲桌子,对方抬起头有些惊讶的站起身,“你的变化也太大了,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顾穆笑着坐下,“你不也一样,我那会出国才十五吧,现在都二十了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梁宾又上下的打量了他一番,“真的变的太多了,我刚才都有点不敢认,要不是在你哥的婚礼上我妈说你回来了,我都不知道这事。”说着不满的指了指他,“你太不够朋友了,亏咱们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哥们。”

“这阵子太忙了,我哥结婚把我们家都忙翻了,实在是没时间。”顾穆解释,服务员送上两杯咖啡,他不紧不慢的抿了两下。“这不一得空,就过来了么。”

梁宾哼哼两声表示不满,“要不是我约你,想等着你消息,不定什么时候呢,对了,这次回来呆多久?”

顾穆摇头,“不回去了,这回算是定下来了。”

听完梁宾就是一愣,当年顾穆出国的时候,表现上是说国外的教育比国内的好,去外边渡层金也好,实际上是他亲叔叔家一直没孩子,他家就想着把过继过去,这事虽然是他妈偶然提起的,但见顾穆没哭没闹一走就是五年,以为他就真不能回来了,可现在看他这样,好像不是那么回事。

他们两都是部队大院长大的,父亲又都认识,他们也就走的近,从小一块撒尿和泥的主,所以谁家有点事,都能听到风声。

“真不走了?”

“恩,真不走了。”顾穆笑笑,梁宾就不是个藏的住事的人,一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想的是什么,就又说,“我婶子怀孕了,我妈又想我,干脆我就回来了。”

这一说梁宾才彻底明白了,可明白之后又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两口,想这算什么事,有了自己的孩子这就不要了,当别人是东西啊。

就安慰顾穆说,“在国内也挺好的,大家说的都是中国话,听着也舒坦,这下咱们还能一起穷折腾去。”

顾穆放下咖啡杯,看向梁宾,“找我有事吧?”

他这么一直接,梁宾倒有点不好意思了,干脆,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穆,“跟我扫墓去,有兴趣没?”

把揉的有点皱吧的纸展开,是个复印件,黑白的,不是很清楚,但大概也还不错,是个墓的内部图纸,从规模上看,还挺大的,再听梁宾说是扫墓,就笑了笑,“是倒斗吧。”倒斗又叫盗墓,干那行的都直接说倒斗。

梁宾直摇头,“真不是,这回可真算是扫墓,只是咱们是进到里面是‘扫’。”见顾穆看他,就又说,“是这么回事,上个星期一个人找上我,就是给我图纸这人,说是想找人去打扫下他家的祖坟,正好他跟我一哥们认识,知道我干过这个,就想着让我找点熟人,去帮帮忙。”

“进自己家的祖坟还找外人?是偷吧。”

梁宾无所谓的摸下巴,“那也是他自己监守自盗,跟咱们没半毛钱关系,咱们只管拿咱们那部分钱就行了,其他的不管。”

顾穆又看了看这张图纸,从图纸这上面看,墓的规格像战国时期的,可要是战国的,那年头就长了,再说,这年头哪座古墓没被翻腾过,这要真是战国的,能留到现在?

他爷爷在年轻的时候也那过那行,后来他爸爸要当兵,也就罢了手,怕部队查出点什么,但老爷子心理一直还是放不下,想找个人聊聊,结果家里一连出了两个当兵的老爷们,恰巧顾穆自从对这个有兴趣,他爷爷就教了他不少的东西,所以今天梁宾来找他,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。

“怎么样,行不行?”梁宾见他想了那么久,就急着问。

顾穆想想还有一个多月才开学,反正也不着急,正好没事,就趁着这时间去看看也行,墓他不是没下过,只是这座,他其实第一眼看见,就有兴趣。

“行,人员都齐了吗?”

梁宾见他答应了,一颗心也就落下来了,“都准备好了,雇主约好两天后见面,那人说道挺多的,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夭蛾子,我顶着就行。”

顾穆点头,琢磨对方要真有点要求,也算正常,但前提是那墓的规格真的像这图纸一样。

“回来一个月了吧,跟张齐联系了么?”说完了正经事,梁宾就跟他聊起了家常。

“恩,已经联系过了,他现在过的挺好。”顾穆听到那名字,目光不自然的看了下别处。

梁宾心思粗,也没想别的,接着说,“小时候你总护着他,现在他可是混的不错,还找了个特漂亮的女朋友,成天跟我炫耀,我都快受不了他了,你说他小时候那窝囊样,张大了倒不像那时候了。”

“长大了……总会变的。”顾穆小声的说道。

梁宾看他兴致缺缺,也就不再讲张齐的事了,开始聊起这墓来,当然,这墓里面到底什么样,到底在哪,他也没见过,但他是学考古的,自然也看出这墓的门道来,知道这里面肯定少不了古董,不然那败家子也不能找他来进去。

而这墓的年代,他和顾穆的看法一样,是战国时期的,英雄所见略同,两个人聊的又近了一步。

回到家后,父母都没在,上班的上班,逛街的逛街,站在爷爷房间门前,手里握紧那张图纸,顾穆犹豫要不要进去,一来你他想让爷爷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战国墓,还是仿造的,二来,他下去之前又不想让爷爷知道,怕他担心。

他正犹豫着,门就开了,老者看了看他,虽然他爷爷的年纪还不到七十,但是面相却显得很老,后背也有些驼了。

“爷爷。”顾穆吸了口气,很自然的叫道。

“站门口站着干什么,进来。”说着又步伐不大的转身,顾穆关上门跟着走进去。

坐稳之后爷爷瞧着他的手,“拿出来吧,别握烂了。”

顾穆知道躲不过了,干脆把东西拿出来,爷爷拿出花镜把图纸铺平,仔细的看着上面的东西,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,“这东西哪来的?”

顾穆没敢说实话,就编谎说,“一个熟人拿来让我看看,这墓是什么年代的。”

“那你瞧着呢?”

“我觉得是战国的。”顾穆如实说。

老头把眼镜摘下来放在一边,揉了揉眼睛,“你想下去?”

就知道瞒不住,“朋友来找我,我觉得这个墓值得下。”

“要我说。”爷爷顿了下,抬眼看着顾穆,“这墓去不得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顾穆不解,他爷爷也不是不知道他下过墓,以往也没阻止过他,怎么这么大的墓,就不让他下了。

“孩子。”爷爷站起身拍拍顾穆的肩膀,虽然看上去轻飘飘,但那两下却很有力道,“你懂的太少,这墓里的门道你还不懂,这墓,还是别去。”说完就出去了,顾穆站在原地一时也打不定主意,虽然说爷爷这是在阻止他,但话又说的不绝对,这倒更让顾穆想下去了。

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越是有人拦着,就越是有着勇往直前的念头,非撞个头破血流,才知道原来那条路真的不能走。

顾穆最后还是去了,到了约好的地点之后,雇主还没到,几个要去的成员已经早早的就来了,听梁宾给他们介绍,除了顾穆不熟悉,其他的五个人都是老熟人,他们就算是一伙的,下过几个墓,配合的还不错,对于顾穆这个新的成员,其他人倒没什么意见,但也不太看中。

“梁子,这就是你那从小玩到大的兄弟?”说话的是这伙人里年纪最大的,别人跟他叫蝎子,是个代号,26岁,长的很老成,剩下那四个,都是二十岁左右,是梁宾在大学考古系的同学。

梁宾笑着揽住顾穆的肩膀,“那当然,最好的哥们。”

“光听你天天叨念他,没成想见了面,这人跟你说的可不一样。”蝎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顾穆。

梁宾抓了抓头发,他那时候对顾穆的记忆都是5年前的,别看那时候顾穆还未成年,但打架什么的,下手一点都不含糊,他错就错在,没想到这5年,顾穆长的跟以前变化大了点。

“是……是娘了点,但是身体不是还挺结实的么。”虽然这说话声不大,但周围的人也听的清楚,都不客气的笑了起来。

顾穆一听就是一愣,娘?!他长的娘?!大哥,他可是1米8的身高,虽然没有六块腹肌,但也有四块,皮肤虽然不黑,但是也不是那么白行么,这脸就算比一般男人俊秀了点,但也不到娘的程度吧,你坑爹啊!!

虽然嘴上没怒吼出来,但脸色也不怎么好了,嘴里哼哼了两声,用眼角扫着梁宾,梁宾跟着笑完之后再看顾穆,吓的手一缩,他的神啊,这是什么眼神,想咬人?!

“玩笑玩笑,别当真。”梁宾嘻嘻哈哈的说着。

又过了将近两个小时,雇主才来,也和他们说好的时间晚到了一个半小时,这种没有时间观念的行为让几个人颇为不满,但都念在钱的份上,什么都没说。

雇主有点超出几个人的预料,就连顾穆也没想过这人会这么年轻,和他们年龄相仿,走起路来颇有点公子哥的味道,穿着修身的小西装更吸引人,可惜他们这些人里没一个是女的。

“人都到了?”说着坐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。

“恩,就我们这些。”梁宾是队长,这伙人都是由他带的,自然是他跟雇主攀谈。

“那行吧,就按咱们当时讲好的,不过话我可说在前面,这事要是传出去,你们几个谁也别想好过。”说完还像模像样的拿出几一张纸放在桌子上,“你们都在这上面签字吧,算个约定,这么着我心理也有底。”

梁宾先签的,接着几个人估计连看都没怎么看,直接就签了,顾穆走过去看着上面的内容,很杂,但主要是防止他们说出去,顾穆也就签了。

雇主满意的走了,本来他们都以为是今天出发,背包都带了,结果雇主说明天再走,票已经订好了,出钱的最大,在安排下几个人就先住在饭店里,顾穆临出来之前也跟家里打好了招呼,说是跟梁宾出去玩玩,家里自然没反对,只有他爷爷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两眼。

晚上顾穆也就跟着他们住在一起,两人一间,梁宾跟他一间,洗完澡躺在床上,顾穆就问,“雇主姓什么?”

“姓秦,哈哈,其实姓什么无所谓,咱们主要不是见识见识那座墓么,是不是战国的,见到了才知道,你懂吧?”梁宾拿出烟,坐在床上点着抽了几口,“你要么?”说着递了递烟。

顾穆摇头,他从来都不抽烟,尽管不讨厌,“你自己留着吧。”他知道梁宾想说的是什么,也确实是被那座墓吸引来的。

与战国墓地规格相似的,还有秦朝,秦朝的历史太短,在墓上也没有形成自己的模式,但是这年头是个人都知道秦始皇的墓已经被发现了,他的子女墓也都在他的墓地附近,差不多全都找到了,所以是秦朝皇室的这一支,基本没可能了。好在顾穆的野心也没有那么大,只想见识见识。

第二天下午,他们几个跟着秦炎一起,坐上火车离开北京,火车票上的目的地是内蒙古。

推荐阅读:

恶魔校草在身边:甜心很不乖 超级情感大师 我真的没想装逼啊 神州战神 姜明熙陆引 三国之我为丞相搞后勤 沈云玥傅玄珩 崩坏:从黄金庭院开始加入聊天群 极品王爷 给魔王暴君当竹马小龙崽 彩云传奇 朱瞻壑姚广孝 穿成摄政王的替身男妻 斩龙天师杨玄 末日还没来,系统提前五年出现了! 万界聊天红包群 古代高手现代警察 苏宇月下剑影 周权兰比尔东王一 我能逆天救命 铸春秋 当穿越遇上卡卡西 Moba:这个辅助有点肿! 白月光手撕替身剧本后[重生] 金甲钢拳 大道凌霄 娱乐:魅魔小鲜肉,花少当团宠 巫师:从获得学位证书开始! 全球洪荒重启 重生洪荒之六耳妖圣 楚元宋南伊 仙无诀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