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章 摄魂

穿上活尸身上的破布衣稍微的暖和了一些,而那把断剑也意外的能插进自己的剑鞘中。

“滴答……”

监狱走廊有几滴水落下,打在了埃米尔的头上,用冻得通红的手抚去那几滴雪水时却发现意外的粘稠。

他下意识的往上一看,屋顶上竟然有一只咒术师的傀儡!那皱巴巴的皮肤证明所用的材料是一个矮人。

身上插满了尖刺,双眼已经被挖走了,而刚才的那几滴粘稠的雪水其实是它眼睛里流出的鲜血。

而就在埃米尔还在发愣之际,那名已经毫无人性,丧失理智的傀儡早就从屋顶一跃而下,扑在埃米尔的身上!

傀儡早就没有了牙齿,傀儡不断的撕咬着埃米尔,最后埃米尔都是毫发无损。

因为是因为被吓到了,他也只是一直忍受傀儡的攻击,根本没有还击。

过了七八秒后终于反应过来,被扑倒的他抬起脚就将傀儡踢开。

这一脚几乎用尽了埃米尔去身的力气,但傀儡却并未因这一脚而受伤,反而更加兴奋。

傀儡对战斗似乎十分有经验并且了解,刚才用牙齿撕咬并未造成任何伤害时,他就转而利用自己的爪子去攻击埃米尔。

埃米尔因为脱下了骑士甲而不得不进行闪躲,向后连连倒退好几步,才躲过了傀儡那迅捷,猛烈的进攻。www.rkzfu.com 乐文小说网

他的额头早就布满了大汗,手上握紧着那柄断剑,连连喘了几口大气,恢复了一些。

傀儡此时却忽然向后跑去,埃米尔不知情况强撑起身体,他觉得这只傀儡必然是觉得无力战胜自己而逃走了。

埃米尔不知哪里来的自信竟然追了过去,跑了十几步,穿过了监狱长廊,来到了监牢处。

这一排监牢里面都有不同的活尸,生锈的铁栅栏囚禁这一个又一个活尸。

天花板上还有数不清的水滴,似乎是楼上的水道里流出来的,埃米尔正小心翼翼的准备走过监牢。

却忽然听到一声沙哑的男声,这声音绝不是人所能发出的,绝对是不死人。

他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,里面正囚禁这一个不死人,虽然有些活尸化,依旧是那千篇一律的脸。

干枯的和树一样的脸,双眼黑漆漆的就连眼白都没有,穿着一身萨卡士兵的标准装备。

他仔细的盯着埃米尔看,盯着看了有半分钟才开口说:“埃米尔……我现在很虚弱,能给我一枚勇敢者勋章让我维持人形吗?”

“勇敢者勋章?我身上的确有个勋章,但是具体是不是你说的勇敢者勋章,我就不清楚了。”

埃米尔将怀里的勋章拿出来递给不死人,他看了看点了点头:“虽然有些残破,但的确是勇敢者勋章,谢了埃米尔……”

他将勋章佩带在身上,刺针穿过皮肤后一滴黑血顺着皮肤流下,双手聚过头顶:“伟大的古神啊……我拥有您所赐予的勇敢者勋章,请原谅它的残破,请解除这混蛋不死诅咒吧!”

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后,那勋章就渐渐裂开一条缝隙,一道圣光从勋章发出,将他包裹住,那光芒晃得埃米尔睁不开眼睛来。

等埃米尔再睁开眼睛,原来令人作呕的脸此时变的正常起来,皮肤渐渐不再干枯,生锈的铁甲,直剑都焕然一新。

“天啊!你是德卡,我的天啊,你怎么会被困在监狱里?”

埃米尔十分惊讶眼前的人,这个人正是自己之前的属下德卡米卢。

德卡叹了一口气看着埃米尔摇了摇头。

“你被王后赶走后,之后不久就经历了平民的暴乱,咒术师将王后的灵魂拘束在了峡谷里。而我为了逃过一劫我寻求了不死人的帮助,将我诅咒成为了不死人……你不会理解我经历了什么。”

德卡皱着眉,握紧了双拳不敢回忆过去的日子。

“你都经历了什么?”埃米尔终究是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。

“感受不到一丝温度……饿,渴,我变成不死人后我吃任何东西都变得索然无味,并且在我的身体里化作流沙……喝的水都会瞬间蒸发……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不死人会把不死当作诅咒了!”

德卡跌坐在地,回忆起这些年的经历,一个坚强到不惧生死的士兵哭泣的如同孩子一般。

埃米尔蹲下身去抱住德卡安慰着说:“嘿,兄弟我不是来了吗?我们打开下城大门,我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僻静的村庄吧。”

德卡摇了摇头苦笑着说:“你似乎还不了解情况……萨卡王国已经覆灭了,已经很多年没人给我送饭了。我们也许可以去找找王后,她似乎一直被困在峡谷里,我很想念她……”

埃米尔点点头一言不发,因为有德卡在身边,他只觉得未来更有希望了……

就在埃米尔喜悦兴奋之际,就听到外面传来巨大的响声,德卡瞪大了双眼嘴唇颤抖的说着:“不!不……是该死的傀儡,求求你别让他们再折磨我了!”

德卡鬼使神差般的一脚踹到了埃米尔冲出了牢房!随手将牢房的大门关上,向楼下一股脑的逃走了。

只留下了纳闷的埃米尔,只见走廊走进几名身穿黑色骑士甲的人,看不出是不死人还是矮人,亦或者是傀儡。

几名黑色骑士一言不发打开了牢房的门,举起手上的骑士长剑直接斩向了埃米尔的头颅……

“撕拉!”

随着一声剑碰撞血肉的声音,埃米尔就变成了两半……

如果看的仔细就会发现埃米尔的大脑,鼻腔,口腔,食道,那鲜血喷溅了黑骑士一身。

黑骑士却根本不为所动,伸出手去吸取了埃米尔的灵魂,只留下那一堆肠子,肝脏,以及大滩血液。

因为天气寒冷没过多久就冻成了冰,门外几只矮人傀儡绕过了黑骑士,趴在埃米尔的尸体上吸吮冰血,啃食着大脑。

甚至因为争夺最好吃的大腿让几只傀儡争吵起来……

而此时此刻德卡早已经跑到了监狱底层,躲在了酒桶后面一动都不敢动。

生怕被黑骑士与傀儡发现,原本拥有至高无上尊严的士兵,不畏惧生死的士兵,此时此刻为了活命和狗一样在地上爬着……

只求能爬到底层机关室打开下城大门,德卡爬动的四肢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,抖的不成样子,好死不死震倒了一个空木桶……

巨大的碰撞声将德卡吓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,还在爬着……约有十几分钟才爬了二三十米。

“呵呵……士兵抬起头来。”

一个老太婆的声音响起,那声音要多诡异有多诡异,声音非常的尖细,好似是从嗓子里挤出来一般。

“呼呼……”

德卡因为寒冷与惧怕浑身上下都在发抖,喘了几口气颤抖着的抬起头。

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约有八十多岁的老太婆,穿着一身巫师袍,标志性的黑帽,黑袍,以及胸口穿透皮肤的胸针。

这正是那个肮脏,卑贱,令人恶心的咒术师家族的一员。

“呵呵呵……你怕死吗?”咒术师询问着德卡,戏谑的笑脸让德卡颤抖的更厉害了,好似一条快要死掉的狗一般。

“怕……我怕死……求你放过我吧!”

德卡一边说着一边磕着头,乞求着咒术师,而她却根本没有动容,举起手上充满了灵魂的法杖,对准了德卡的头颅念动法咒。

以一个咒术师来说她念动咒语的速度绝不算快,她只是想玩弄这个萨卡王国的小士兵而已。

当咒语结束德卡的灵魂渐渐升起,进入咒术师的法杖之中,而德卡的肉体也如同之前的黑骑士一般,属于眼前的这个咒术师了。

这咒语就是原本咒术师家族禁止使用的摄魂咒,而因为即将熄灭的火焰,为了寻求力量而必须动用不仁慈且肮脏的获取灵魂的手法。

“下一个会是谁呢?”咒术师只是轻生的笑了几声,房间里只有咒术师,以及一口大锅,腐烂的木头地板,破旧的石墙。

而咒术师后面的那道门就有着打开下城大门的机关,可许多人永远都无法跨过这一步了……

推荐阅读:

重生之劲敌 江鹿容迟渊 木遁加写轮眼,你让我去当辅助?姜平 开局:神级职业,一炮伤害一千万 大乾:我以武道,掀翻乱世 苏墨会画画的萌叔 虚皇大帝 大唐:神级熊孩子 神显天地 穿回石器时代 千尾花翎 召神令 携千亿物资在末世养四个反派崽崽 一人:人在爱情公寓开局演神钟离 岁不我与 [综神话]追月伴君 都市之王牌神医 酒窝小甜心:校草大人,你是猪 魔武灵合 穿书后我被白切黑小师弟叼走了 太宰与小宫山 请不要逼我做神仙 签到十年,我加入了七武海 人在修仙世界,和谁都能五五开 江邪姬无月 我丧葬主播,真没有犯罪! 擅长运动的九重同学 晚明浮生 过气偶像她翻红成功了 阴阳先生奇谈 穿越田园:农家小酒娘 重生大唐之五子夺嫡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