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章 离开

埃米尔走出门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,因为萨卡王国进去容易,而出来却困难无比。

酒馆周围的不死人还尚存理智,而王国主城分为三个部分,上城,中城,下城。

而埃米尔的所在就是位于萨卡王国主城的下城的德拉尼酒馆,下城出城的大门已经被堵死了。

莱卡与莱恩二位王子曾因为传火问题争执不休,导致莱卡与莱恩王子就此决裂,莱卡离开之时所走的就是下城大门。

莱恩气愤之下将下城的出城口堵死,这也就等同于向所有人宣布莱卡不在属于这座城。

而这一次的离开也代表了莱卡王子从今以后都不再拥有继承权,莱恩继位传火,给底层平民提供了最好的暴动机会。

所有平民堵住上城的出城口,碰到官僚,商人,旅客就杀,刚开始还好,到后面所有人都杀红了眼。

而这群平民也因杀了许多不死人而受到诅咒,于是乎平民迅速的被腐化,丧失理智,而萨卡王国的主城也因这次暴动与莱恩莱卡两位王子的离开而没落。

成为了今天的不死人王国,埃米尔此时就在想出了德拉尼酒馆自己还能去哪儿。

“该死……如果不是因为那群混蛋平民,我仍然是高贵的骑士!”

埃米尔心里愤愤不平,但这种事情也不是埃米尔这种小人物可以决定的。www.rkzfu.com 乐文小说网

仔细思索片刻后思索出了一个计划,中诚是关押囚犯的地方,哪里也有着下城城门开放关闭的机关。

只要拉动中诚地下监狱的拉杆机关,那么下城的大门就会敞开,埃米尔也就可以就此离开这个地方。

虽然这个计划是最快也同样是最安全的,但埃米尔身上仅存的武器都因为砍杀不死人时碎成了粉末。

埃米尔还在思索对策之时,就听见那群不死人唱着祈祷的歌声:“……残忍的古神,你从不怜悯我们,该死的火焰早该熄灭,我们却无能为力,唯有摇动手中的铃铛,祈祷初火熄灭,迎来新的纪元。”

埃米尔对这种不死人的歌声可没什么好感,埃米尔作为萨卡王国的骑士,自然也就是一个坚定不移的传火派。

他自始至终认为传火是为了的道路,而灭火只是那些异教徒寻求死亡的一条道路。

“嘿……年轻人过来……”

残破不堪的废墟里一个凄凉而又动听的女声传来,埃米尔并没有多想。

发疯的不死人根本不好说话,而会说话的自然是尚存理智的不死人,而这里除了埃米尔也就剩下那些活腻了的不死人。

埃米尔听到那个声音,骑士的贵族精神不容他袖手旁观,他认定了这个声音在寻求帮助。

于是便不假思索的冲进了废墟之中,而埃米尔看到的却是一滩烂泥,或者说是一滩黑色的污水。

“哦……您是一位伟大的骑士吗?”

那摊污水问着,还渐渐的朝着埃米尔移动,埃米尔有些害怕了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额……是的,我是萨卡王国王后的贴身侍卫长。”

虽然有些害怕,但埃米尔并没有继续往后退,而是让自己镇静下来然后一本正经的介绍自己。

“你的内心在寻求着力量,给我带一些灵魂来维持人形,我就可以给你想要的。”

埃米尔仍然不理解这摊污水所表达的含义,但是他也没有具体的问下去。

污水似乎明白了埃米尔内心所想,它依旧用那动听的女声回应着:“我即为世上唯一残存的古神,你帮我恢复力量,我赐予你神的光辉。”

埃米尔这下就明白了,这摊污水就是想要用魂来维持自己本身的形态与力量。

埃米尔渐渐的向后退去,这摊污水也并没有想伤害埃米尔的意思,任由埃米尔离去。

埃米尔刚走出几步,背后就传来一声铁器落地的声音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埃米尔的身后落下一枚勋章。

埃米尔回头看去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捡起了那枚勋章,正面雕刻着一个太阳脸,做着滑稽的表情,而背面则刻有两个字“勇敢”。

他并不知道这勋章是什么,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枚勋章,不过这东西应该可以卖一些钱,他直接放入了自己的骑士甲的内衬中离去了。

刚走出德拉尼酒馆没有七八步就听到乌鸦那尖锐刺耳的叫声,以及活尸充满悲惨,痛苦的哀嚎声。

那些废墟残骸,下面压着的骨头都证明着曾经死过多少人,埃米尔走近废墟,被石头压住的腿骨并没有因此断裂。

相反因为寒冷与风沙的摧残,这根腿骨似乎更为坚硬了,埃米尔手上没有任何武器,这根腿骨也许可以作为不错的防身武器。

埃米尔收起腿骨继续向中诚监狱走去,可是每走一步就会听到一声乌鸦的惨叫,寒风刺骨的感觉很不舒服。

不死人的哀嚎声甚至让埃米尔打了退堂鼓,人的恐惧来源于未知,而埃米尔也不知自己会在这自己曾经居住过的萨卡主城遇到什么。

埃米尔并没有以前那么矫健了,并不是因为他受了伤,而是因为他害怕自己稍微走的快一些,就会被活尸偷袭。

“该死的活尸……”埃米尔害怕而又愤怒的骂了一句,手上仅仅的握着那根死人腿骨,每踏出一步对埃米尔来说都是一种折磨。

埃米尔忽然停住脚步,他知道只要走过了这斑驳的台阶,他就正式的进入了中诚监狱,里面的活尸数不胜数。

里面甚至有这自己曾经的伙伴,他这么多年坚守的骑士精神,他不能就在此被吓住,脚步渐渐沉重起来。

好像随时随地就会瘫倒在地一般,腿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惧怕而开始发抖,在怎么冷的天里竟然出了一身的汗。

这一段不长的路足足走了一个小时,而埃米尔就站在中诚监狱的门口不敢再走一步。

外面有几个祈祷着的活尸,活尸在作为不死人时就以祈祷为主,所以死后虽然丧失理智但却仍然极少战斗。

埃米尔鼓起了全身的力气冲向活尸,右臂举起,肌肉紧绷着,挥舞着自己手中的腿骨。

敲击在活尸的头颅上,旁边的活尸好像没有看见一般,继续做着祈祷。

埃米尔一言不发,甚至在战斗中将自己的嘴唇都咬出了血。

“嘶!”埃米尔终于精疲力尽了,敲击了四五下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。

活尸也反应过来,习惯性的拔出了插在胸前折断了的长剑,从左到右,从右到左胡乱的挥动。

埃米尔知道活尸已经开始注意到了自己,而笨重的骑士甲极难躲避,无奈之下只好向后小跳。躲过了这疯狂的攻击。

而当活尸发现自己的进攻并没有效果时,就向埃米尔跑去,而埃米尔作为一个骑士战斗这方面他太熟悉了。

埃米尔攥紧了手中的腿骨,当活尸冲过来时奋力一击就将活尸的头颅砸的粉碎。

埃米尔刚解决完一只活尸心里就不停的咒骂之前的那个不死人,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自己的骑士剑还在,活尸也仅仅是两剑的事。

活尸被打碎了头颅,肉体倒在原地,就连血都没有流出来一滴,而之前被它所杀死的人们的灵魂也随之进入埃米尔的身体之中。

埃米尔拿起活尸遗落的断剑,走进那个仍在祈祷的活尸背后,抓住他所剩无几的头发,割开了他的喉咙……

鲜血顺着活尸的脖子流淌下来,可埃米尔看到的并不是痛苦绝望的表情,反而是一丝愉悦,一份期待……

他并没有反抗而是渐渐的倒下,埃米尔愣了……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活尸。

想到了活尸曾经也与自己一样同为矮人,他看着自己的手与断剑,内心有一丝丝不忍,可在这个悲哀的时代,谁从最开始就是罪恶的呢?

“该死,这还只是第一道门,我要想到底层监狱根本就不可能!”

埃米尔的的确确是害怕了,毕竟只是两个活尸就怎么难解决,那么后面的士兵该如何处理?

他现在只有一件折断的长剑,而铠甲笨重无比根本无法躲避,他也只能暂时放下骑士的尊严。

将自己的骑士铠甲脱掉,捡起不死人身上的衣服套上,毕竟怎么寒冷的天气下不多穿点,估计很快就要被冻死。

推荐阅读:

重生八零娇软知青嫁糙汉 九洲界尊 毁灭者之全世界的误解 末世:让你屯物资,没让你屯女神 八零:满级狗仔手撕系统大女主 玄幻:符文发明家陈木陈朵 公子令 审神者的捡刃日记 为婢 诸葛沄 我有现金一百亿叶辰 夫人别贪欢,傅总带千亿携子求入赘 危之绝杀 叶明盛 沧海龙腾录 我真不想当天帝啊 乡村小傻医林二柱林翠云 我恨Tom 上恋综后,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公孙小月 四合院:说谁老六呢,你有证据么 开局同学会上中奖两亿五千万 姜祁玉 污染全球?无所谓我能拯救世界 九天吞噬诀雪云龙 逆天球神李乔 重生后,我揣孕肚转嫁反派炸王府 原神:开局成为璃月阴阳两仪仙君 师尊摆烂后,全宗门都无敌了 王玄昨夜云雨 吾辈炮灰,修仙独领风骚 南风辞暮尽缠绵 大唐镇妖人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